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通行禁止】一起

*通行禁止相遇日0831贺文!!!
*一边陪我妈看抗日剧一边产出,神志不清,乱七八糟的设定orz,以及ooc请见谅
*一如既往的起名废
*还是那个极度低产的我……呕血
*感谢阅读!!


一方通行茫然无措地眨了眨眼。

仿佛是记忆出现了断层,太过直接的场景切换,他一时间难以处理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的新信息,熟悉而陌生的白墙壁,秒钟滴答滴答,在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下午五点,他抬头看着时钟,一时怔住的大脑终于开始运转。

没记错的话,现在理应是上午七点才对,一方通行记得自己上一分钟还在家门口阻止GROUP的几个人进自己的家门。

事实上GROUP早就解散了,一个个闲得不行,他们说好了一样选在今天一齐挤到一方通行家门口,试图要搅黄自己的结婚纪念日。

缘由似乎是什么因为自己以前出任务的时候总是不顾队友任性妄为……一方通行嗤之以鼻,GROUP本就不是什么相亲相爱的组织,比起这个,他倒是更愿意相信那几个混蛋单身狗是眼红自己——婚姻和谐,美满幸福。

总之就是没事找事。

然后几个人就在一方通行家门口打了起来。

一时间各种能力交错纷飞,几个人毫不顾忌的胡闹,他们很不要脸地想着,反正第一位厉害得很,招架得住。

几个人之中,拦结标的“坐标移动”是最麻烦的,有几次一不留神差点让她瞬移到屋子里,一方通行并没有意愿弄得家门口鲜血四溅,只是应付着出手。让他很庆幸的是,小鬼这时还没起,按约定今天是他来做早饭,所以目前在这里的只有他一个。

之后,他就觉得眼前有什么一闪。

一瞬间,一方通行视线里所有事物的轮廓都扭曲了,颜色搅在一起融成了一片灰白,混沌之中他隐约感觉到有什么在缓缓流淌,如暖柔的水波温婉地绵延,轻轻地抚过身躯的每一寸肌肤。

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再睁眼时,周围的一切都截然不同了。

一方通行环顾四周,这里很熟悉,熟悉到每一口吸入的空气里都带着一丝可口的咖啡味。

……这是什么情况?

太奇怪了。

他皱起了眉头,如果没记错,在最后之作的初高中时代,他们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房间布置和这里一模一样,他现在就在客厅的位置。

他转过身,忙走到窗边向下望去,与记忆中别无二致的便利店映入眼帘,天色还尚未被黑色浸染,但这不影响红色的LED灯仍然执着地闪烁着——

月末促销,8月31日全场七折!

位置没错,这里就是他和那小鬼曾经住过的地方。

他略一思考,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果不其然,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排咖啡和一排牛奶。

思绪不自觉地飘远,小鬼高一的时候,是她反抗自己喝咖啡习惯的最高峰时期,那时的她俨然一副了不起的小大人模样,气势汹汹地抱着一箱牛奶回家,看见自己喝咖啡就念叨,如果他听得不耐烦了,就抢了咖啡往他怀里塞牛奶,甚至拿没收演算能力来威胁他。

然而即使这样也没能止得住他动不动就喝咖啡,一方通行始终觉得这习惯没有吸烟喝酒那么要命,更何况他喜欢咖啡那么多年,已经很难戒掉了,而且最后之作总不能一直没收他的演算能力。

他的目光柔和起来,嘴角也若有若无地勾起一丝笑意,他忽地想起,最后之作当初抱着小半箱快过期的牛奶一脸愁容,不得已只能气呼呼地自己喝掉。

真是十分的……可爱。

然而后来,那小鬼脑子抽风突然学自己喝起咖啡来,一罐一罐,苦得皱眉也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甚至是把咖啡当水喝,无奈之下,他才不得不有所收敛。

一方通行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他从冰箱里熟练地拿出一罐咖啡,是他喜欢的牌子。

他将咖啡稍微翻转换了个角度,生产日期简洁明了地呈现在他眼前。

年份是四年前。

“铃铃铃铃铃铃铃~”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简单而没有新意的音乐瞬间冲破了屋子里原有的宁静,一方通行惊讶地点开手机,土御门那张遭人厌烦的脸立刻浮现在他的眼前,只不过画质糟糕,杂音刺耳。

“怎么回事?”一方通行冷下了脸。

“来不及解释那么多啦,反正就是能力碰撞惹来的麻烦,相信你能理解喵。说实话这对我们来说也是意外……虽然很抱歉,但你现在好像回到了过去是吧?”

“啧,”他深深呼出一口气,“是四年前。”

“知道具体时间就好办了喵!”那人的语气里颇有几分讨好的意味,这种发展确实超出了他的预料,而过分惹恼一方通行显然也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你要感谢今天天时地利人和,不出意外我们半个小时以内就可以把你弄回来喵。”

一方通行没好气地说道,“随意操纵时间这种事情,你以为老子会这么容易相信吗?”

“都说了今天天时地利人和!”土御门耸耸肩,“总之你随便找个地方耗过半小时就可以。”

一方通行没有说话,他目前确实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选择暂时相信这帮曾经的“狐朋狗友”。

几秒之后他再度开口,“敢吵到那小鬼的话,就杀了你们。”

而后一方通行看见,结标挤进屏幕里朝他狠狠翻了个白眼,然后她果断掐断了电话。

一方通行把手机收回了口袋里,内心烦躁起来,如果半个小时后真的可以顺利回去的话……那时最后之作肯定已经起了,今天的早饭很可能没办法按时吃了。

到时候直接从外面捎份回来好了,虽然不如自己做的,但推迟早饭时间还是不太好,挨饿等饭的滋味并不好受。

他正有的没的在想着,突然听见“吱”地一声,这是门开的声音,一方通行一惊,他几乎在捕捉到声音的同时回过头去。

一张小脸从卧室门里探了出来,警惕地瞄了一圈客厅,最后终于将视线落在了一方通行身上。

最后之作。

一方通行僵住了,屋子里静悄悄的,他一直以为没有人在,说实在的,他并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四年前的最后之作。

他甚至有些害怕会破坏四年前的生活,他的记忆里小鬼从没有告诉过他,她遇到过其他的一方通行。如果这次的时间旅行引发了蝴蝶效应……他不敢想。

如今的他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然而一切都已经迟了,小鬼开心地推开门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一头栽进他怀里,嘿嘿嘿傻笑起来。

一身的酒气。一方通行蓦然想起她刚刚迟钝的反应,恍然大悟。

这小鬼竟然瞒着自己喝酒???明明还是个未成年!

怀里的人比他的妻子要矮上半头,她的双眸亮盈盈的,纵然沾染了酒气也掩盖不住一汪的纯净。

他下意识抬手摸了摸那人的头,柔软的茶色发丝手感极好,最后之作抬头看他的目光从惊喜变成了不可思议。

“你竟然没有把御坂推开,还摸了御坂的头!御坂御坂感到头晕目眩……”

她歪着头,露出疑惑的表情。

一方通行这时也回忆起了那段过往,那时的少女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矮小的小女孩,他下意识地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他想让少女正常地成长,以及,好好地认清他们之间的关系。

不过,现在这一切早已经无所谓了,他对和最后之作之间亲密的肢体接触早已习以为常,与当初那个别扭又谨慎的自己相差甚远。

这是他下意识的动作,一方通行也吃了一惊。

所以下一秒他一把推开了那小鬼,以维持住自己当时应有的形象。

“哼。”小鬼撇撇嘴眯着眼表示不情愿,但也没再做纠缠,很快又恢复了笑脸,看样子只是自己在家这件事就很令她欣喜。

只有最后之作在家……一方通行瞧着最后之作醉醺醺的样子,心里忍不住责怪起其他人来,这时候怎么谁也不在?

其实答案在自己心里早已十分明晰。

除了其他人,自己一年里在家的时间真的不算多,而其他人总有忙得不见影的时候。

说到底,还是他的无能……

一方通行的心悄然沉了下来,于是声音也跟着低了下去。

“一个人偷偷喝酒?胆子大了啊。”

他犹豫了一下,抓着小鬼的衣领子又把她提了回来。

闻言,最后之作突然惊觉一般瞪大了眼,张嘴就想辩解,又怕被闻到酒味,于是慌慌张张忙捂住了嘴,结果打了个嗝。

都已经是高中生了,样子还是又笨又蠢。一方通行无奈,他明白这是酒精的作用,小鬼所有的反应都慢了半拍。

他放开了最后之作,决定去卧室那边看看情况,最后之作在后面心虚地跟着,她偷偷的瞄着一方通行的表情,盘算着要是他生气了要怎么逃脱惩罚。

屋内,书桌前摊开了一本作业,作业旁杵着一瓶红酒,只剩下了小半瓶。

简简单单,一方通行愣了一下,怪不得刚刚一点声音都没听到,敢情这小鬼就着酒闷声写作业。

“御坂就是想尝尝嘛,御坂御坂也就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况且写作业那么无聊……”

结果就喝掉了大半瓶?一方通行也是服气了,当时的自己应该是没有发现这件事,不然他不可能对此没有一点记忆,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来让小鬼有个教训。

但他还没开口,就听小鬼突然变了语调,小声道,“反正你也总是不在家,管御坂做什么。”

一方通行一愣。

大概是酒精使人变得容易情绪化,最后之作平时在这方面可谓是一直十分善解人意,胡闹也总会适可而止,她很懂得照顾一方通行的情绪,体贴到他对一切总是后知后觉,小鬼掩藏不安的技巧堪称完美。

一方通行转身出门,从冰箱里拿了一盒牛奶出来,运用能力简单处理将其迅速加热,马上又回到卧室,把牛奶递给最后之作。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最后之作别扭着不肯去接,那个人就是这样,一点哄人的好听话都不会说。

“给我喝了,学着对自己的胃好点。”一方通行顿了顿,面露凶恶威胁道,“你这家伙之前摔了我五罐咖啡,今天又偷偷喝酒,最好别拒绝我。”

最后之作怔了怔,不容拒绝的下意识让她伸手接过了牛奶,温热暖了手心,她瞬间把刚才的不快抛到脑后,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猜对了。一方通行想着,空气里这股若有若无的咖啡味果然是以前与小鬼争论时的意外。

“你今天不走了吧?御坂御坂询问道。”

话语轻快,笃定中隐约透漏出喜悦的尾音,一方通行只觉得心脏紧了几分,呼吸一窒。

最后之作抬眼就见那双赤红的眸子直直地注视着自己,若隐若现地泛起微波,又苦又涩,空气之中是令人喘不过气的沉默,那是无言的诉说。

欢喜的心情如潮水般褪去,最后之作的头嗡嗡作响。

“铃铃铃铃铃铃~”铃声乍起,简单清脆却如同一道惊雷落下,让人霎时清醒。

她明白了。

少女原本紧张的身体在一方通行接起电话的一瞬间垮了下来,她突然觉得心灰意冷。

是了,刚才还在傻傻地想着逃脱惩罚,哪有什么惩罚呢,哪有什么机会能让忙碌的他多在这里停留哪怕一分一秒呢?

最后之作脑袋昏昏涨涨但又清楚得很,他又要走了,而原因往往是为了自己,为了这最最平淡而又简单的生活,他总想着一个人去背负所有的不幸。

但是呢,如果强行将他束缚住,又只能让他备受无力感与罪恶感的折磨。

这个人啊,其实脆弱得不像话,可又总是温柔得让人难以拒绝。

然而酒精将这些情感尽数蒙蔽了起来,只是一股脑地把人的欲望推到了最表面。湿润的眼眸没有任何遮掩,那是最纯粹、最简单、又最难以实现的愿望。

在一方通行挂断电话后,她轻轻开了口:

“不要走。”

少有的任性,少女垂着双眸低声说着,隐隐有了哭腔,似乎早已察觉没有任何挽留的希望。

那面容与平日里微笑着送他出门的最后之作截然不同,一方通行沉默着,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揪在了一起,少女低落的样子埋在阴影里,他有那么一刹那觉得自己以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什么都不如小鬼的笑脸来得重要。

又或许正因为知道如此,少女才会即使目睹了失去了理智的一方通行,也会朝他温暖地笑,即使病得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也要开开心心地对他笑。

他们说,还剩三分钟。

一方通行恨不得立刻把现在的自己拉回来,他根本见不得小鬼这种表情,可他没有时间,他更明白,如果不是什么非去不可的事,曾经的自己肯定不会放弃回家的机会。

少女赌气一般又抱过酒瓶子来猛灌了一口,一方通行吓了一跳,一把夺了她的酒瓶子,只是他刚把酒瓶子从少女手里拿开,少女却是又一把抱住他的手臂不肯松手了。

“你要小心呀。御坂御坂担心地说道。”

她低声喃喃着,没了抱怨,也不再挽留,只剩下满是空虚的无力,还有那即使模糊了意识也放不下的心心念念。

时间太过短暂,以至于人们甚至还没来得及意识到要去将其紧紧握住,一方通行突然有些庆幸,这小鬼喝醉了,搞不好……不对,是一定会把这场相遇忘得一干二净吧。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在被这个他称之为“臭小鬼”的人娇惯着,他一切的任性妄为都被少女温暖的怀抱一一接受,少女包容着他所有的丑恶与懦弱,执着地想要从他漆黑的小屋里打开一扇窗,而她最终也确实站在窗子前面,开心地对自己说——

看啊,这世界上其实有着这么漂亮的光!

那是耀眼的太阳。太阳的光辉在少女的眼眸之中洋溢,璀璨夺目,而后缓缓淌进了他的心里,化成一片柔软。

曾经给予过少女无数伤害的他,无论以前还是现在,从来都是,无以为报。

一方通行曾经思考过,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与最后之作的相遇。

那天,这个小鬼披着简陋的毛毯,锲而不舍地跟在自己身后,喋喋不休地自言自语,如果说这是命中注定的相逢,那或许是上天施舍给他的,唯一的眷顾。

8月31日,一年前的同一天,他们结婚了,阴谋与争端渐渐平息在平淡而祥和的婚姻之中。

他想起了清晨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妻子,而此时,那小鬼紧紧抱住自己泫然若泣……

长长的睫毛沾上了泪珠,他许久未见过了,他只觉得那两个人的轮廓隐隐融合到了一起,柔和的线条交错重合,点点明晰,缓缓地,勾勒出了一张可爱纯粹的面庞。

分明就是同一个人。

时间,被涓涓的暖流冲得淡了。

他轻柔地抚上最后之作的脸,一如往常,少女顺着他的动作抬头看过去,却见那人的目光是罕见的温柔。

少女看得呆了,她不知道,这看似遥远的温柔,在未来的每一天,她都触手可及。

一方通行俯下身去,少女那双干净的眸子盛着这世上最美好的灵魂,让他情不自禁被诱惑得失了神,他只想给最后之作一个吻,倾注了所有感情的一个吻。

距离在被不断地拉近。

转瞬间便感受到了温热的呼吸,那双赤色的眼眸深情而专注,流露出难以阻挡的魅力,最后之作怔愣着,突然微微一颤,少女注意到他比记忆中要长上许多的白发。

好似一粒石子落入水潭,激起一阵涟漪。

如梦方醒。

时光蓦然回归,霎时便在两人之间拉开一道的鸿沟,虽不是难以跨越,但总归为时过早。

一方通行轻叹一口气,生生止住了动作,他停顿了两秒,最终在少女的额上覆上一个浅浅的吻。

他柔声道:

“别多想了。”

“要永远在一起,我可从来都没忘。”

最后的一分钟,一方通行用最后之作的手机给黄泉川发了条短信,假借小鬼发酒疯的语气,强行把人叫回家。

然后,他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下一秒,一方通行已经回到了他本该属于的地方。

一切恍若只是一场梦幻。

而在这里,最后之作缩在毯子里,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她盯着突然出现的一方通行,惊讶地眨了眨眼。

一方通行猛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是在屋内,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导致回来的位置出现了偏移,不过对这种事,本来也很难有太高的要求。

“铃铃铃铃铃铃铃~”

这是今天他第三次听见电话铃声了,还是同一帮家伙打来的,他很是烦躁,一下就给掐断了,他清楚明白地知道,那些家伙就徘徊在自己家门口。

“御坂今天做了一个梦,御坂御坂试图引起你的注意。”

最后之作忽然开口,一方通行一下子反应过来,一般情况下在这个时间点,他的太太已经起了,而今天此刻,她居然还在床上。

“御坂梦见你接了个电话,然后丢下御坂就跑了!御坂御坂省略了诸多重点并对你进行暗示!”

一方通行一愣,随后“啧”了一声,他靠到床边,把手机关了机,而后塞进最后之作的怀里。

“别瞎想。”

话音刚落,最后之作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子,一方通行被拽得身子一矮,最后之作迅速地在他嘴角亲了一口,哼哼道:“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许跑走!”

柔软温热的触感让人心头发痒,一方通行突然觉得,还是这个时代好啊……

“给我两分钟,老子去把外面那几个混蛋全收拾了。”

“嗯?”

一方通行捉住最后之作的手,轻轻捏了捏她的掌心,眸子里漾着温柔的爱意,他低声笑道:

“凡是敢来碍事的,全部碾成渣滓。”

_________________End.

最早想时空穿越梗是在两年前,那时候0831刚过,在群里问了下大概可以怎么写原理,然后就截图留下来想着有脑洞了就写…………
事实证明脑洞什么的,不存在的()我这个人大概只能边写边构思,最后努力圆逻辑……(昏厥
这篇和我最早想的完全不一样!!而真正要动笔的时候,发现截图也找不到了,于是就漫天胡扯吧(抱头
来赶个08.31的00:00分。
希望他们永远幸福呜呜呜呜呜
lo是天使!!!!

评论 ( 6 )
热度 ( 61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