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通行禁止】咖啡方糖(4)

*非原作pa,慢热,日常
*一方22,lo16
*ooc预警 ​​​

塑料袋哗啦作响,她推开家门,上午的阳光趁机疯狂涌入室内,而后,她久违地看到了黄泉川的笑得温暖的脸。
最后之作露出欣喜的表情,同时也不禁开始思考,今天已经是她进入校园的两周以后了,她迎来了学校生涯的第一个假期。
她在学校适应得很快,学习在她心目中不是枯燥无味的活动,倒不如说最后之作十分享受这种生活,况且她在福利院的时候一直很努力,也就没有太多跟不上课的压力。
她本就是活泼开朗的性子,虽然这段时间里最后之作还没能彻底地融入班级,但她迅速和周边的人成了朋友,同学们大都十分和善,这令最后之作感到很高兴。不过她最好的朋友,还是要属最早认识的芙蕾梅亚,两人熟识之后便抛开了最初的和谐假象,没聊两句就拌嘴不断,即便如此她们两人还是维持着良好的关系,这让周围的人都惊讶不已,啧啧称奇。
而学校之外,一方通行在芳川金钱势力的压迫下,终于无可奈何地穿上了最后之作买来的围裙。最后之作趁机偷拍了不少照片,被一方通行发现以后被他追着赶着要求删掉,女孩自然不会轻易妥协,两人在屋子里上蹿下跳,最后对方恶言要挟,又不乏敲头等等的暴力手段,她不得已只好遗憾地放弃了照片以求自保。
厨房被使用的几率大幅度提升,于是里面就又添置了许多厨具。前几天下午每每回到家,最后之作都能看到一方通行在厨房里掂掂这个,摸摸那个,后来他像是嫌麻烦,索性也不再碰那些他所认为的繁琐的东西,专心对付电饭煲。多亏了他的“努力”,最后之作后来的每一天都能在家里,和一方通行与芳川共进晚餐。
与亲近的人隔着饭桌,一边吃着家里做的饭菜,一边聊些或许无关紧要的日常,最后之作由衷地觉得,这是她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
然而这一切都是短暂而虚幻的,最后之作的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这个念头,虽然她把这里称之为“家”,但她其实并不属于这里,这间屋子看起来温暖诱人,可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临时的归处,总有一天他们要各奔东西。
离开并不意味着无法再相见,并不意味着将以往的牵绊割裂,可最后之作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却也早已习惯了。她只想努力珍惜眼前看起来无比脆弱的一切。
再见到黄泉川的时候,最后之作久违地感受到了安心的感觉。那是愿意接纳自己的家人,是自己在这世间最后的港湾。
“欢迎回来!御坂御坂兴奋地迎接你!”她立刻凑了过去,也没想起放下手里的塑料袋,她身后的一方通行瞧了一眼,不做声将塑料袋接了过来,率先进了屋。
黄泉川笑着揉了揉最后之作的头,也很高兴,“欢迎回来!说起来这句话该由我来说才对吧。”
随后两人双双到了客厅,黄泉川见一方通行默默地从塑料袋里拿东西整理,她仔细一看,都是些鸡肉和蔬菜,她露出新奇的表情,有些欣慰道,“芳川终于肯老老实实做饭吃了啊。看来有小孩子在这里还是不一样的,虽说我提醒过她不少回了,但是我想这种事情她应该不会马虎的。”
听到这话,最后之作认真地纠正道,“不是的,这些天都是一方通行在做饭哦,御坂御坂阐述着事实。”
她话音刚落就听一方通行一声咂舌,似乎心有不甘。黄泉川一愣,而后哈哈笑道,“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
“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一方通行挑挑拣拣了一会,把一些暂时不会吃的食物放进了冰箱。
黄泉川突然对一方通行道,“我今天特地抽出了一天时间,想给最后之作办一个欢迎会,你也来参加吧。”
闻言,最后之作和一方通行一齐扭头看向她,她柔声向女孩问道,“可以吗?”
“可以可以!御坂御坂特别开心!”最后之作连忙点头。
一方通行不耐道,“你就不问问我的意见吗?”
黄泉川没介意对方的态度,随和地回道,“刚才也是在问你哦。当然,我们会尊重你的意见。不过我想,如果你愿意参加的话,最后之作一定会很开心吧。”
最后之作立刻接话,“御坂也很希望你能去!御坂御坂委婉地表达自己的期望。”
一方通行稍微瞄一眼过去,女孩一双眸子水汪汪地闪烁着,满眼期待地望着他,那视线让一方通行觉得脑仁作痛,仿佛不去就是犯下了什么滔天大错。
哪里委婉了?!

结果他不仅去了,还被迫买了几捧看上去蠢得要死的花。
百合、郁金香、大丁草花、小雏菊。一方通行虽然都有听说过这些花的名字,但从没刻意去记过,刚才听着店员一一介绍,才总算把样子和名字对上了号。
他一打开后车门,最后之作就迎了上来,没等对方凑近,他把花一股脑丢在了自己和最后之作中间,阻止了女孩的继续靠近。
“毕竟也不便宜,能不要那么野蛮吗?”
众人坐的还是一方通行之前借来的轿车。启动了车子的黄泉川无奈地发话,旁边的芳川附和道,“没错,在女士面前还是要多展示下自己温柔的一面吧。”
一方通行不以为然,“从昨晚睡到刚刚,什么忙都没帮的人根本没资格教训我吧?”
“要多锻炼年轻人的做事能力呀。”
“切。”
粉色的郁金香簇拥着几支洁白的百合花,被浅粉的平面纸规则地包裹,再束上柔软的缎带,素雅又不失可爱,比起另外两捧较为单纯的明黄的大丁草花和小巧的白雏菊,这是看上去最显淑女气质的一捧,最后之作也盯着这束花看了最久。
似乎是被这自然与人工相结合的美所吸引,女孩的口中发出感叹,她不时用手指摸摸花瓣,凑过去嗅嗅花的味道,许久之后,最后之作注意到一方通行在看她,她抬眸朝对方笑了笑,眉眼弯弯。
一方通行不自觉浑身一颤,陡然惊醒一般。他不知道自己的目光是什么时候飘过去的,他想着,大概是窗外的景象太过无聊了吧。
虽然一方通行对花并不算了解,以前送花收花这种事也都是交给别人干的,但样貌上品的花他见过不少,这些都很难算得上。
最后之作的喜悦他总是难以理解,却隐隐有些羡慕,同时他也不可抑制地产生了名为惊恐的情绪,他们彼此并非同一个世界的人,他对这个世界诸多麻木的感知是不是在无形之中已经化为尖刺,将身边任何习以为常地收发幸福的人划破刺伤?
一方通行绝不是一个面朝光明的人。孤独、冷漠、针锋相对……为人处事的行为大多被评价为“负面”,而且相较其他乐观温暖的方式,显然这些更让他觉得得心应手。他清楚地知道,晦暗的气息从小就渗进了他骨血里,而后在他无意识的举手投足间悄悄从躯壳里溢出,灼伤那些妄图靠近他的人。
他这个人,不会与人相处,更不适合与人相处。
最后之作蓦然从旁边的花束里抽走了一支小雏菊,问道,“御坂可以拿走这些花吗?御坂御坂请求着。”
“可以哦,”芳川笑道,“本来也是为了让你开心才买的嘛。”
女孩虽然一开始迅速地被百合和郁金香吸引,但最后最感兴趣的似乎还是最简单的小雏菊。雏菊的茎细长,最后之作专心地摆弄着它,她一会从花束里抽出一两支雏菊,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法,没几分钟编出了一个小雏菊的花环来。
一方通行瞧着她,最后之作编花环的样子很熟练,显然做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她编完这个花环,小雏菊只剩下一半了。
“做好啦!御坂御坂欢呼着!”
最后之作率先把花环举到了一方通行的面前,简直快要贴上他的脸。一方通行吓了一跳,忙不迭向后仰,最后之作见状收回了花环,“你不喜欢花吗?御坂御坂带着歉意疑问道。”
一方通行并非对花有什么厌恶的感情,但是这种接近太突然了,他的身体不由自主选择了远离。
黄泉川见状,调笑道,“嗯?你先把花环给一方通行看呢,感情已经这么好了吗?”
“欸?”最后之作听到这话一惊,一方通行见她愣愣的,看样子像是在思考“为什么会把花环先给一方通行看”这个问题。而事实上,一方通行也忍不住陷入了思考。
她为什么会先把花环给我看?是因为我坐得最近吧?
但很快,他又觉得这种问题毫无意义,那小鬼一会瞄自己一眼,似乎还在因为自己的毫无反应而不安着。
他无奈地叹气,“别想太多,只是被吓了一跳而已。”
最后之作很明显松了一口气,想来也奇怪,这家伙有时候肆意妄为让人感觉拦都拦不住,有时候却又会对一些微小的事情十分上心。
"这个花环是送给你的,御坂御坂希望你能戴上!"
一方通行感到头痛,小鬼简直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典型,他看了看那黄芯的白色小花,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想戴上这个东西。
然而他又迎上了她充满期待的目光。
一方通行曾在这类目光里见过夹杂着恶意和嘲弄的视线,抑或是单纯一厢情愿的压迫,但他看着最后之作的时候,不禁会想,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对回应的渴求?
只有纯粹的善意与好感,所以让人难以拒绝。
一方通行一把从最后之作手里拿走了花环,颇有抢夺的气势,他象征性地往头上扣了三秒,还没等最后之作瞪大眼睛欢喜地出声,他就又摘了花环,扔回最后之作的手边。
“这样就行了吧。”
除了公事以外第一次收到花,没想到竟然是这种境遇。
天真烂漫、幸福和希望……一方通行回想起店员提起的雏菊花语,忽然觉得会思考这些的自己变得有些无可救药。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