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2018.5.4汉化同人小说001】【通行禁止同好会】Childhood lost(3)

因为效率过低而屡次被催……(恬不知耻)假装更新了(x)

通行禁止同好会:


缓慢进程的3,看到尾声部分真的看哭,这两人实在是太好了……


 


1的话因为莫名提示有敏感词语,现在是被屏蔽中,暂时先放出微博上的地址,等什么时候屏蔽结束,超链接修改为lof地址


 上文地址: (1)   (2)


Childhood lost汉化组名单


图源:雪的耳语


翻译:彼岸银铃










2


在那之后,最后之作和京极聊了一个小时的闲话,虽然如此,美琴依旧没有要从画室里出来的迹象。京极注意到已经是午饭时间,便留下一句“请允许我再来拜访”回去了。


将刚摘下的小番茄当作午饭,最后之作一个人吃了小番茄。她等来等去,在盯着画室门的时候,不知何时睡着了,而后她在客厅的沙发上睁开了双眼。


最后之作揉了揉惺忪的眸子,只见窗外橙色的阳光洒了进来,头脑还是晕晕乎乎的,她走进厨房,桌子上放着一个蛋糕盒和一张字条,字条上有着十分漂亮的字:“两个人一起吃吧”。这大概是美琴写下的,字看起来很眼熟。


最后之作不知为何并不想打开确认,而是直接把它放入了冰箱里,她打开画室的门,像是要悄悄瞄一眼。


“……一方通行?”


画室中的一方通行与往常一样直接坐在水泥地上面对着画布,他只是默默地进行着作业。看样子美琴只是留下了土特产就回去了。


 




最后之作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她向着一方通行靠近。她面向画布蹲到一方通行旁边,嗅到一股清漆似的油腻浑浊的味道。她对此已经习惯了,二人生活开始之后,她总是能从一方通行身上闻到这种味道。


“京极先生来过了哦,御坂御坂向你报告。”


“……是吗。”


“说是明天再来,那个人虽然有点古怪但是个好人呀,御坂御坂再度确认道。”


听着最后之作的话,一方通行始终面向画布,他手握画笔,上面沾满了红黑的颜料。


“他有夸我种的小番茄很好吃,御坂御坂自满地说道。顺便一提,还没给你吃呢。”


在收拾蛋糕的时候,最后之作瞧了一眼冰箱,她为一方通行准备的食物,他一点都没动。言语中颇有些复仇的意味,但最后之作有察觉到,一方通行握着笔的手停都没停过,他表情凶恶,沉默地给画布上色。


看他这个样子,能听进去自己说的话就怪了。每次美琴回去之后,他总是像这样少言寡语,表情非常不悦。所以她才不喜欢美琴过来,最后之作在内心叹气,站起来往回走。


反正无论她说什么对方都听不进去,这种时候还是让他静静吧。


“……御坂去做饭了,今天晚上就吃御坂喜欢的蛋包饭吧——”


“喂。”


一方通行打断御坂的话并叫停了她。最后之作回头看过去,一方通行的视线越过肩膀投来,他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


“坐到这来。”


“什么嘛,御坂御坂又不是小狗,御坂御坂对你莫名其妙的措词感到有点生气。”


“真是吵死了,好了给我坐这。”


意料之中的直言不讳,最后之作不情不愿地照做了。


 




呆在他旁边只觉得非常心神不定,可要离开就会被吵,一方通行很是蛮不讲理。


最后之作鼓起腮帮子,一脸不快地在一方通行身边乖乖坐好,他稍微顿了顿,开口道:“怎么不说话?”


“欸?”


“别让我问那么多遍啊,听好了,你为什么不说话?”


一方通行俯视而来的目光十分认真,白天前来拜访的美琴的脸在最后之作的脑海中浮现。


“……你,你在说什么呢?御坂御坂有点迷。”


她视线闪躲,想要打哈哈糊弄过去,可一方通行目光锐利,他沉默着发出威压。


最后之作不擅长面对这种情况。虽说一方通行会斥责总是胡闹的自己,但那说到底不过是打打闹闹那样会有肢体接触的程度。她几乎没有被这样责备的经验。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虽然这么说,但此刻的最后之作根本做不到。


“那,那个……”


她强迫着自己说话却发出了走调的声音,突然一方通行的手伸了过来,最后之作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身子,不知他在想什么。一方通行捉住最后之作的手,半分强硬地将手紧紧握住。


她还未发育好的纤细手腕被握住,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她和一方通行的目光直直对上。她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瞪大了眼睛,只听对方以不悦的语调开口。


“又烫伤了吗……你啊,什么时候才能做好家务啊?”


“……哈?”


他的视线落在最后之作白皙的手腕表面那五厘米左右的水泡上。最后之作白天煮意面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锅,虽然没有把锅弄翻,可还是留下了这样的痕迹。


“哈什么,你这个蠢货!快把急救箱拿过来!”


“好,好的!”


最后之作气势十足地站起,飞奔出画室,从厨房柜子里最容易拿东西的地方取出了急救箱。那里本来是要放置经常使用的餐具的,可一方通行嘱咐要把急救箱放在这里。实际上她取急救箱花费的时间,连十秒都没有。


 




最后之作又一次坐得端端正正,但此时其中的意味却与之前完全不同。一方通行依旧摆着一张不耐烦的脸,为最后之作的胳膊贴上绷带。虽然表情不悦,他手上的动作却是极度轻柔,最后之作有些高兴。


大概是因为最后之作的目光躲躲闪闪地望过来,一方通行那边直率地询问道,“怎么了?”


“那个,这么长的时间你和姐姐大人都在干什么呢?御坂御坂坦诚自己有些在意。”


“没干什么。”


“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御坂御坂,好疼!”


弹额的声音乒地使人心情愉悦,但实际上那真的很痛。


“呜呜,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明明御坂在担心你!”


“担心什么?”


“当然是你太轻浮了,御坂御坂勃然大怒地逼迫道。”


“……啊,是吗。”


回答最后之作的只有一方通行发呆的表情,她鼓起了腮帮子,明白那个人根本没把自己说的当回事。他戏弄道:


“你是颊袋动物吗?真是便利又让人羡慕啊。”


不知什么时候,他恢复成了往常的恶劣模样,最后之作安下心来,稍微朝一方通行那边蹭了蹭。她投出探询的目光,一方通行只是缩了缩肩膀,像是在说:随便你吧。


“妹妹们的近况,你听说了吗?”


“差不多吧……”


与妹妹们有着脑内联系的最后之作,十分了解妹妹们现在的状态。9017,这是脱离了御坂网络的妹妹数量,也就是说她们身体机能都停止了并陷入沉睡。


但是这些事情最后之作都没有告诉一方通行,而他也没有特意询问。他曾经那么在意妹妹们的事情,可自他们两个逃出来之后,他一次也没有表现出他的在意。恐怕是因为他有所自觉,他已经没办法再为她们做任何事。


他没办法自由活动正是因为御坂网络的弱化。他失去了守护她们的力量,也失去了理应守护的她们。对最后之作来说,她的世界里只有一方通行,与此相同,一方通行的世界也只由最后之作构成。


 




“……对不起。”


“为什么你要道歉啊?”


“因为御坂是御坂网络的司令塔嘛……本来的话,御坂应该多帮帮你的……”


如今他的脖子上仍然戴着辅助演算能力的项圈和电极,但那并不能发挥能力,只能用来辅助日常的语言演算。


由几百个妹妹组成的脆弱的御坂网络,仅仅支撑这些就足够辛苦了。


最后之作垂着头,向着一方通行歪去,她的额头靠在了对方的胳膊上。一方通行沾满颜料的手落入她的视野,上面依旧残存着麻痹的感觉。三年前事故的后遗症,现在仍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速度缓慢却也实实在在。


“你这家伙,难道为了我叫醒了妹妹们吗?”


"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你的身体可能会一直这样下去啊……?御坂御坂……"


最后没能说出口的话,在她的胸口碎开一片苦涩。


——最后之作对御坂网络的干涉权,可能会变小。


美琴第一次去拜访他们的时候,隶属于统括了量产型能力者的研究团体的她如此说道。


本来,被放入培养器,保持着十岁左右的外表来控制御坂网络的最后之作正是为了统括妹妹们才被制造出来。她并非是为了成长而被创造出来,正因为如此,她踏入外面的世界像人类一样生活,成年累月之后究竟会出现怎样的弊害,这完全是个未知数。


或许是最后之作和妹妹们自身身体和精神上的成长使得御坂本身变得不安定了,最后之作难以发挥她本来的力量。这是她的见解。


(但是,那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自己会和一方通行在一起呢?她不仅没能给予他自由,更是没能帮助他守护他。弱小的自己莫不如说更显得可恨了。


 




“在睡眠模式中的妹妹们,似乎无法感知到特定的病毒代码。本来对于御坂网络的家伙们来说,只能通过你最终信号来接受负荷。也就是说,她们很有可能是受到了其他干扰。”


沉默着垂头丧气的最后之作上方,传来了一方通行的声音。


换言之,让御坂妹妹们陷入沉睡的犯人分别对妹妹们各自进行了干扰。


即使身为柔弱的女性,妹妹们也是过去被称为量产型能力者兵器的等级三。更何况她们现如今各自被安放在所有的研究机构中,接受管理和调整。如果有谁能对她们进行分别干预的话,那毫无疑问是……


“学园都市?”


“恐怕是这样,亦或者……”


“或者?”


在最后之作再次发问的一瞬,她看到一方通行突然了想起什么一般的表情。但一方通行很快糊弄着移开视线,然后再次看向最后之作。


“……不,没什么。总之,御坂之所以来这里,是为了确认借用御坂网络的我的状态,以及对连你也无法完全感知到的妹妹们的状态进行报告。那家伙大学好像是以量产型克隆为研究题目的。我这样解释可以吗?”


“欸?”


“欸什么欸!你听我说话了吗?!”


大概是因为话题在无意之间被偷换了,最后之作确实也不记得了。她觉得自己要挨吵,于是哈哈笑着想糊弄过去,但这次她很快就暴露了,又一次被弹了额头。真是的,无论怎样,轻易就出手这一点还是一如既往。


“你呢,和京极都说了什么?”


一方通行拿起画笔再次面向画布,询问道。


“也就是随便闲聊吧,御坂御坂……啊嘞?难道说,你吃醋了?”


最后之作的眼眸因涌出的疑惑而熠熠生辉。不知是否是因为被她越出常轨的发言动摇,钝重的声音响起,一方通行沾满颜料的画笔滑落而下。


 




但他很快重振精神,挖苦一般深深叹了一口气,他一边在颜料盘里准备修改画作用的颜料,一边搪塞敷衍道,“啊——是是,确实如此。”


“真是的,为什么你总是这个样子!”


微小的期待被轻而易举打得粉碎,最后之作怒上心头,朝着依旧埋头画布的一方通行伸出了双手。


“诶——!


“噗哈,喂,给我住手,喂!”


最后之作抱住他的头,继而挡住了他的视线。在她失去平衡即将跌倒的时候,一方通行撑住了她。或许是因为这个事故的影响,被拉进的身体与以往一样仿佛染上了传染病,过于温暖了。


即便一方通行自己都遍体鳞伤了,最后之作仍然被他担心着。学园都市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让妹妹们陷入沉睡,这无从得知。可既然如此,危险什么时候会波及到最后之作也无从知晓。一方通行的想法是,要尽可能地避免与外部的无用接触。


可是,他又理所当然地想给最后之作献上幸福,在辗转之后到达的未来里把她送入学校继续读书。


——明明一直两个人呆在一起也无所谓的。


“是谁说很期待去学校的。”对于如此发言的最后之作,他只是一边说着一边叹气。


最后之作一直都知道。从相遇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在以这样的方式守护自己的世界。虽然他在语言上并不会表达,但无论何时,一方通行的行动都为了最后之作而存在。


吸了吸鼻子,最后之作抬头瞄一方通行的脸,他不禁笑了,看穿了最后之作的想法一般。他像是在说,这不是你现在该在意的事情。


“果然还是给你做你最喜欢的鸡肉什锦饭吧,御坂御坂改变了想法。”


“那真是太感谢了。”


砰得,手心的温度覆在头顶,却毫无办法地在最后之作的内心鼓动。和喜欢的那个人一起,去往世界的尽头吧。少女重新这样思考着。

评论
热度 ( 37 )
  1. 越岸通行禁止同好会 转载了此文字
    因为效率过低而屡次被催……(恬不知耻)假装更新了(x)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