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通行禁止】喵!

*一方通行猫化前提!@辺野 点的梗,被我写得乱七八糟(跪)她的配图肥肠可爱,请你们去看!http://hejino.lofter.com/post/1e9c37b1_12cbe1bd 十分感谢她么么哒!!

*改来改去也没能拯救得了这篇文,哼唧
*ooc有!也有几个梗
*感谢观看!

1
时间太过短暂,不知不觉中台历上四月的每一处日期都被勾上了小巧的对号,最后之作的手挑起纸张的一角,顿了顿,最终还是将其掀过。
一方通行已经三个月没回来了。临走前他塞给自己的猫耳帽子,现在还被挂在墙上倔强地立着自己毛绒绒的尖耳朵,直到摸在手里的时候最后之作才猛然惊觉,那人的掌心温暖的热度,早已在他离开的时候便从帽子上消散殆尽了。
时间也太过漫长。
最后之作小小地叹了口气,转身向沙发上扑去,大叫道,“小不点!”
“小不点”一惊,原本睡眼朦胧的双眼瞬间瞪大,忙支起前身作势要跳走,可最后之作十分敏捷,她一把把这只显然还不清醒的白色猫咪抓在手里,举高凑近,而后一脸怨念地瞪过去,埋怨道:“那个人为什么还不回来?!”
在胸腔不断翻涌而上缠绕心头的,是名为“思念”的情绪。身为克隆人的少女并非初次体会,只是它不可抑制,愈演愈烈,在呼吸间撩起滚烫的温度。面对少女过分靠近的脸和显而易见的迁怒,猫咪默默移开了目光。它的眼睛红得通透,极为罕见,偏偏和最后之作口中的那个人分毫无差。
“最过分的一点是,他竟然一个电话都不打回来!明明御坂一直在家等着,这个笨蛋负心汉!御坂御坂一边担心一边怒骂道。”
少女已经不记得有几天没出门了,通过各种渠道她都没能联系上一方通行,所以只好在家傻傻地等,哪怕能等来一通电话也好,她都不想错过。
可一个人在家对喜爱热闹的最后之作来言却并不好受。
所幸不知哪来一只猫咪从天而降,摔在了最后之作家的阳台上,白色的毛发沾满灰尘脏兮兮的,唯独一双赤红的眸子过于引人注目。最后之作经过一番调查,得出结论那是一只米克斯猫,令人惊奇的是,它对最后之作的能力毫不排斥,于是少女欢天喜地地把它养在了家里。
虽然也不知道一方通行会不会同意……少女犹豫着犹豫着,还是忍不住把猫咪留了下来,心想着等一方通行回来之后他们再商量也不迟,而那时候木已成舟,估计他很难拒绝。最后之作美滋滋地打着自己的如意小算盘,不久之后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这只猫咪与一方通行太过相像,在对方消失不见的日子里,简直发挥了“睹物思人”的绝佳效果。
那漫不经心的表情,举手投足尽显慵懒的姿态,只有被打扰到的时候,才会面露凶光。尽管最后之作一次也没被吓到,但它与一方通行的气质可以说是如出一辙,尤其是那双赤红的眸子随意望过来的时候,最后之作几度以为那就是一方通行本人。
而正巧一方通行迟迟未归,最后之作着急得不行又毫无办法,联想起一方通行平日里没完没了喊自己“臭小鬼”的“恶劣”行径,最后之作一气之下决定给白猫起名为“小不点”,借着打压与一方通行极像的猫咪来高涨自己的气焰。
而猫咪口不能言,显然没有人权,无论如何都只能无奈接受。
可遗憾的是,她努力抬高的“气焰”并没有被该看到的人看到,家里除了有芳川时常回来照应,其他人都不明原因得不知所踪。
如果放在平时,最后之作想着,一方通行一定不会允许她长时间独自一人。
“所以你现在到底去哪了呢?御坂御坂忧愁地叹气。”一颗心脏随着语调一同下沉,越是独处便越容易胡思乱想。最后之作举着猫的爪子左右挥舞,她本以为会被小不点激烈地反抗,谁知对方静得出奇,只是表情扭曲得僵在那里。
最后之作一愣,小不点平日里反应冷淡得很,只有自己拼命捉弄才会恼羞成怒,它这幅样子最后之作还是第一次遇见。
难道是生病了?
念头浮现在脑海的一瞬间,最后之作的身体便立刻响应大脑,动作变得轻柔起来。她改变动作,腾出一只手去托猫屁股,而后将小不点小心翼翼得重新放回沙发上。只是小不点一脸别扭得扭了扭身子,不但没有表示感恩,反而转过脸去不再看最后之作,只将白花花的脊背留给对方。
这幅样子……最后之作不禁想起了她第一次给小不点洗澡的时候。
那时的它从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声音抗拒着最后之作的接近,张牙舞爪仿佛要把浴室拆了似的。在洗完澡之后,它也是像现在一样闷着头缩成一团,任最后之作怎么逗弄都不理她,看背影还颇有几分委屈的意味。
这么想着,她不禁有点想笑,可意识到当前的情况,她还是迅速敛去笑意,戳戳猫咪的后背,试探着问,“你还好吗?”
小不点一动不动。
“是哪里不舒服呢?御坂果然还是把你送去医院比较好吧……”最后之作如此念叨着,猫咪抖抖耳朵,像是捕捉到了什么重要字眼,而后它猛地蹦起来,吓了少女一跳。
还没等最后之作反应过来,小不点唰地跳下沙发,动作轻盈迅捷,三两下跃出窗子跑走了。
“???”
最后之作惊了,小不点呆在家里半个月,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虽说之前有听说别人家的猫咪会到处乱跑,可小不点一直乖得要命,它天天宅在家里,似乎对外面的世界没有丝毫兴趣。
她后知后觉地跟着跑到窗户前,慌慌张张扒住窗框俯身望下去,小不点早已不知所踪。这里楼层并不低,最后之作扫了一眼干干净净的地面,看样子小不点身手不错,并没有出什么事故。
“小不点!!!”
最后之作大喊一声,少女的声音碰上墙壁,而后在广阔的外界回荡开来,很快又消散在空中。
意料之中,没有任何回应。
最后之作有些垂头丧气,她不知道小不点为什么要往外跑,也不知道它还准不准备再回来,她此时此刻唯一能明了的,就是她所在的这整个屋子,又只剩她一个人了。
室外的嘈杂仿佛被一堵墙挡得干干净净,除了电器工作时细微的电流声,一切都显得无比寂静。
渐渐察觉到了自己的呼吸声,她沉下心来,幽幽地想……你们都要往哪去呢?身体都没问题吗?
意外地,下一刻便有铃声陡然响起,霎时将这令人压抑的氛围撕得粉碎。最后之作几乎以为她出现了幻听,那铃声震得耳膜直嗡嗡作响。
一瞬间无数念头在脑海闪过,或许是黄泉川又打电话来询问自己的日常情况,又或许是电视的维修工终于姗姗来迟,再或者……
一方通行。
心跳紧跟着接通电话的电子音给了自己一记狠击,最后之作捏着话筒的手心微微出汗,她自报家门的话尚未说出口,就听对方轻轻咳了两声。
“午饭有好好吃吗?”
那个人的声音,少女差点以为自己要忘记了。人类记忆流失的速度让人毛骨悚然,即使去提取御坂网络存储的记忆,触碰到的也只是诸多默剧一般四分五裂的碎片。可是当那个人的声音鲜活地涌入耳中的时候,熟悉感一瞬间流过四肢五脏。
自从诞生以来听到最多也最不舍的声音,最后之作怎么可能忘得了呢。
“没有,御坂御坂理直气壮!”
一开口便禁不住染上了哭腔,担惊受怕的心几经辗转终于在此刻沉沉落了地。最后之作咬咬牙撑住,不管怎么说,她还是不希望给对方造成困扰,尤其最怕让他自责难过。
然而话语中还是忍不住带了点埋怨的味道,心头隐约浮上些许报复的愉悦感,反正这话听着似真似假,一方通行向来了解最后之作的这些小性子,不会轻易信以为真。
而实际上,最后之作并没有说谎话。没有监护人的家里,她对于饮食的态度渐渐变得随意起来,下意识选购了不少心仪的甜品,对于就餐的时间也开始随心所欲。换句话说,刚过一点三十二分的今日此刻,最后之作还没有吃午饭。
到底是自控力不高的未成年。
“唉……”她听见对方一声无奈的叹息,“我订了套餐,一会记得开门去取。”
“嗯嗯??御坂御坂的脑袋有点转不过来……”
最后之作惊讶地开口,意识到对方无条件的让步,她内心的愧疚感登时爆发。她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轻而易举就相信了,而且毫无抱怨地做出补救措施。
最后之作想要张口道歉。可就在此时,从一方通行的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了年轻女性毫不矜持的笑声,听上去像是隐忍了许久,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于是最后之作满含歉意的话语还未说出口,下一刻便被倏然升起的怒意湮没,“你,你家都不回,竟然又去沾花惹草?!!御坂御坂发出愤怒的呐喊!”
那边的女性似乎笑得更加开心肆意了。
外卖员将外卖送达的时候,一方通行早已挂了电话,小不点也踩着优雅而随性的步子趁机顺着门缝悠哉悠哉小跑进来,在最后之作把外卖放到餐桌上之后,猫咪也跟着跳上桌子。
“你回来了!御坂就知道你会回来的,御坂御坂欣慰地笑道。”
少女之前的疑虑和愁容不知何时消散了,一向看着懒懒散散的小不点也变得精神起来,比如此刻,它死死盯着少女拆开外卖的包装,看她从里面取出了一罐咖啡来。
“欸?是赠品吗?御坂御坂拿出咖啡之后,发现下面果然是饭菜。可是为什么会送咖啡呢?御坂御坂疑惑道。”
最后之作拿着这罐咖啡看了看,生产日期还挺近,而且是那个人喜欢的牌子,她决定把它放入冰箱里,将其变为一方通行的储备粮。可她还没起身,就被一只肉乎乎的猫爪子按住了手。她抬头,见小不点竖直着尾巴,尖端微微摆着,猫咪两眼放光,很是兴奋。
最后之作略一思考,问道,“你想要这个吗?”
小不点眼神左右飘忽,但马上又放了一只爪子上去,它两只爪子一使劲,趁最后之作不注意,顺顺利利把咖啡罐子往怀里一带,然后抱着不肯松手了。
小不点毫不迟疑,下一步就开始用牙去抠易拉环。最后之作大惊,忙不迭去抢猫咪爪子里的咖啡,她有仔细了解过,小不点不能喝这个,咖啡对猫猫狗狗的肝脏有害,搞不好中毒死亡也有可能发生。
猫说到底还是猫,或许是力量差距太悬殊的缘故,最后之作轻轻松松夺了咖啡,她看上面爪印纵横的惨状,认为一方通行肯定不会喝了,得赶紧找个机会立刻把它处理掉。
而这一边,小不点挥舞着爪子,凶恶地瞪着最后之作,明明是在散发着“挡我者死”的气场,不知怎么偏偏让她看出几分委屈的情绪来,简直和第一次洗澡的时没有丝毫分别,气急又无奈。
最后之作有点心软,于是她的表情变得柔和,她耐心地弯腰解释道,“猫咪不能喝咖啡的,对身体不好,御坂御坂表示一切都是好心。”
奈何对方并不领情,可最终也没操着锐利的爪子划过来。最后之作松了一口气,但小不点还是紧盯着自己手里的咖啡,最后之作没再管它,捧着咖啡罐迅速溜到厨房,二话不说扯开拉环,将咖啡哗哗倒了个干净。一时之间整个屋子里回荡着一股浓郁的咖啡味,没能及时阻止的小不点显然也闻到了,最后之作小心瞧着它的反应,它的前爪不可抑制得抖了抖,而后它的嗓子眼里滚出一声短暂的“唔”,紧接着发出了少女收留它以来第一声大众所认为的猫叫:
“喵~!!!”
悲哀凄厉,惨绝人寰。

2
自从有了一方通行那通电话,最后之作终于放下心来,也不再一直窝在家里了,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自然是活力无限,上蹿下跳到处跑,没人管束之后便更加肆无忌惮,时常一大早就跑出门,到了天黑才回来。
至于家里那只猫,最后之作给它准备了不少玩具,可它全都爱答不理,最后之作对它懒惰的样子深表痛心,但在听说猫类大多喜爱自由独处之后,也就没再多管,安安心心留着小不点“独守空房”,自己溜出去玩耍。只是这猫神奇得很,无论门窗关得有多严实,它总能傍晚在离家不近的地方把尚未归家的最后之作逮个正着。几次下来,最后之作产生了几分内疚,认为是自己不在家导致对方太过寂寞,后来她每次再跑出家就干脆直接抱着小不点一起行动。
可虽说如此,小不点出门之后也仍是懒洋洋的。下午的阳光耀眼刺目,小不点几乎睁不开眼,可最后之作却一如既往兴奋非常,仿佛每一日都在经历有趣的探险。她抱着小不点颠颠跑在小道上,遥遥向道路尽头,也是马路对面的朋友芙蕾米娅挥了挥手。
小道极窄,两侧高高耸立的建筑物将午后的阳光挡了大半,好不容易来到阴影里的小不点无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随意往前一瞄,发现少女又要钻到大太阳底下去了,它下意识把脑袋埋进少女的怀里,以躲避烈日的侵扰,半晌之后它又觉得不太对,刚要抬起头,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脑袋疼身子痛。
撞上人了。
“扑通”,少女应声跌坐在地,怀里还紧紧护着小不点。猫咪率先扭过头去,只见面前的男性人高马大,眉宇间尽是难以接近的气息。他面色不善地啐了一口,而后略弯下腰,一抬右手就要挥过来,可最后之作根本还没反应过来,一动不动放任对方靠近。
那人的手距离少女还有30厘米左右,小不点倏地从最后之作的怀里探出身子。
它先那人一步伸出前爪,指甲尖锐泛着点点光泽,下一瞬间便在对方的胳膊上划下几道扎眼的抓痕。那人大叫一声,慌慌张张缩回手,又踉跄几步,而后仿佛是觉得有损威严,他朝着小不点狠狠瞪过去,却见白猫不但丝毫不怯懦,反而一跃而下,接着压下脊背,将亮闪闪的爪子悉数展露,甚至论目光的凶恶程度也不输分毫,除了显而易见的暴怒之外,倒还有几分游刃有余的气质。
与一贯无精打采的猫咪毫不相同,最后之作吃惊地看着一人一猫的对峙。面前的男性张开双臂似乎想把小不点提走,最后之作终于清醒过来,她赶忙从地上爬起来,把猫咪一把捞回怀里,她能感觉到小不点的身体先是僵硬了一秒,而后便又恢复成软绵绵的一团。
“嘿嘿。”最后之作忽地朝对面扬起傻乎乎的笑脸。那人愣了愣,正不明所以,却见对方毫不犹豫跑了个没影,等他反应过来,少女已经冲到马路对面去了。
路对面的芙蕾米娅自始至终都没注意到最后之作。粉色橱窗里的兔子玩偶对她而言极具吸引力,微微垂下的耳朵仿佛在召唤她掏出钱包,奈何她并没有足够的零花钱,最终只能一边眼巴巴地看着,一边等待最后之作的到来。
她想着,两个人的话,就能更有底气进入玩偶店了。
匆忙又有分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芙蕾米娅回过头,毫无防备被少女撞了个满怀。芙蕾米娅趔趄几步险些摔倒,顿时怒从心边起,刚要开口抱怨,却见少女抱着一只白猫急吼吼地原地踏步,一副随时准备冲出去的样子。
“快跑快跑!御坂御坂十万火急地催促!”
“嗯嗯?”最后之作用肩膀顶了顶她,可芙蕾米娅却还是一副状况外的模样,她只好自己率先拼命奔跑起来。芙蕾米娅疑惑着回头,瞥见一个高壮的男性满面怒意地就要追过来,只能无奈跟上。
“这是什么喵?应该不是游戏吧?”慌乱中的芙蕾米娅抛出疑问。
没头没脑地跑了五分钟,不知是终于摆脱了敌人,还是对方根本没认真打算追赶,身后的人早已不知所踪,此刻两人终于气喘呼呼地停下,还未歇够,就开始吐槽彼此并不算优秀的身体素质,不知不觉中小孩子们把方才的事全盘忘到了脑后。
“御坂可还抱着小不点呢,是御坂的体力更胜一筹!御坂御坂提供有力的证据!”最后之作得意洋洋地举起手里的猫咪,向芙蕾米娅投出胜利者的目光。然而芙蕾米娅拿出“大人”的风度,选择不去理睬,而是转移了话题。
“哇,怎么又是这只猫喵,它有这么黏人的吗?”
此话一出,两人暂时休战,视线齐齐集中到小不点身上,芙蕾米娅又道:“每次晚上都要跑出来找人,猫这种生物原来这么麻烦吗,大概……”
“这说明小不点在乎御坂!御坂御坂发出幸福的感慨,并意识到你这是摸不到猫的怨念!”
最后之作“哼哼”两声,完全无视了芙蕾米娅的“大人风度”,表情更加得意了。
芙蕾米娅不悦道:“我才没有摸不到猫!”接着,她伸手就要摸小不点的脑袋,只是她的手还没靠近就被白猫呲着虎牙,怒目瞪了回去。
“你这猫一点也不友善喵,你看你平时自己摸它,它也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才不怪我喵!”
芙蕾米娅摆出气势别别扭扭说完这番话,等了半天却没见最后之作回应她,她好奇地看过去,只见最后之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半晌才对芙蕾米娅道:“你有听到小不点叫过吗?”
“嗯?什么?”芙蕾米娅莫名其妙,“它刚不还嘶嘶威胁我吗?”
“不是啊,就是喵喵的那种,御坂御坂订正道,和你的口癖很像那种。”最后之作一本正经地问,于是芙蕾米娅也认真回想了一下,“没有吧,大概……”
“对吧?!御坂想让小不点也像其他猫咪一样会撒娇,御坂御坂决定展开喵喵叫大作战!”少女的主意说变就变,她突然斗志昂扬。
“欸?比起这个,还是陪我去看玩偶吧,之前那里的玩偶特别可爱喵!躲过那个坏人就没问题了!”芙蕾米娅对此并没有多大兴趣,可最后之作坚决表明在小不点“喵”出声之前是不会走的,迫于无奈,她只好答应。
“给它好吃的呢?”芙蕾米娅试着提议。
“御坂一直有给小不点准备好吃的,御坂御坂否决掉这个提议。”最后之作摇摇头。
“那你给它按摩按摩呢?”
“不行,小不点好像不喜欢御坂摸它……御坂御坂遗憾地说道。”
"用毛线球什么的逗它玩呢?"
“御坂有试过,小不点它理都不理御坂!”
“你真的……”芙蕾米娅叹了口气,“要不放弃吧喵……”
“不行!”
“哎……不然你回家多和它亲亲抱抱,增进感情?这种事情要慢慢来的喵,我们还是快拐回去吧?!”
被多次否定之后,芙蕾米娅终于失去了耐心,再度要求回到玩偶店,而最后之作却好像从这番话中得到了启发,两眼闪闪发光。
她低头蹭蹭小不点的脑袋,白色猫咪的耳朵毛发十分柔软,少女发出满足的叹息,小不点则不爽地挪挪身子,抬头看最后之作。
“你说的没错,御坂御坂赞同道,御坂还没有亲过小不点呢。”最后之作的表情极为认真地凝视着猫咪,表达了自己的赞同。而小不点闻言登时睁大眼睛满面惊恐,往后仰了仰脖子。
它赤红的眸子里映着少女逐渐靠近的面庞,温热的吐息无声无息染上了胡须毛发。小不点整个身子都僵住不动了,竖直的瞳孔直勾勾地瞪着最后之作,仿佛此刻除了她,什么都看不到了。
而此时,芙蕾米娅终于提起了点兴趣,她很好奇小不点被亲亲过后会是什么反应,毕竟它比自己所见过的任何猫都难以讨好。
然后她看见猫咪的胡须颤了颤,而后它迅速伸出右爪,轻柔地按住少女贴近的唇,像是不好意思似的,小不点把头别了过去,也不知是在看哪里,只是晶红色的眸光微荡。
失败了,也在意料之中。
芙蕾米娅叹了口气,这猫果然很难亲近,她想着最后之作应该会放弃了,很快她们就可以老老实实一同回玩偶店去。
等了半天,谁知对方丝毫没有挪窝的意思,最后之作就着这个姿势瞧着小不点傻笑个没完,直到芙蕾米娅看不下去出声制止,最后之作才抬起头来开心道:“猫爪子好软好可爱哦!总觉得像吻手礼一样,御坂御坂兴奋道。”
“也没什么好的,比起猫爪子,还是嘴唇更软吧。”芙蕾米娅一脸嫌弃,“你这猫可真难哄喵。”
“一定还有其他方法,御坂相信小不点一定会叫的!”
“啊~你差不多给我放弃喵!!”
很快,两个少女之间再次摩擦出争斗的火花,两人不知何时四目相对,四处弥漫着小孩子款剑拔弩张的气氛。
“喵。”
极其短促的叫声,听上去漫不经心,尾音却微微尴尬地颤抖,引得少女二人齐刷刷地扭过头来看。
最后之作惊喜地叫出声,芙蕾米娅则惊讶地睁大眼,而小不点浑然不顾两人的反应,像是疲惫了许久之后终于放松下来,闭上眼睛把头一歪,再不理人了。
喵喵叫大作战在和平中告一段落。
只是事后,无论少女想破脑袋使出什么花招小不点都没再搭理过,当最后之作又作势要亲过去,它就毫不犹豫地转身逃跑。
结果是,最后之作再也没能听到小不点的“喵”。

3.
五月中旬的时候,一方通行回家了,可与此同时,小不点却莫名其妙消失不见了。
最后之作虽然对一方通行的归来欣喜不已,但小不点的离开给了她很大打击,她伤心了很久,甚至梦里都恋恋不舍地念着小不点的名字。
一星期之后,一方通行觉得这样下去不太行。黄泉川曾经抱着其它猫回来过,可最后之作根本不接受,叫嚷着谁都不是小不点的替代品,她要照顾小不点一辈子。而小不点究竟要去哪里找呢,无论从外貌还是性格,连能冒充小不点的猫也一只都没有。
对此,一方通行心不在焉,却罕见地表达了赞同:“确实并不是谁家的猫都会很乖。”
芳川闻言投来了微妙的眼神。
虽然最后之作也有想把黄泉川带来的猫作为新成员留下来过,但被一方通行果断而严厉地拒绝了。于是最后之作便继续对小不点的思念,天天说话快要句句不离“猫”,到了后来一方通信实在难以忍受,少女三天两头就要偷偷蹿出去找猫这一点也让他觉得头疼不已。
明明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可他无法说出口。
清晨,最后之作又一次对着在窗外飞奔的小猫发愣了,一方通行无奈地叹气,不经意间瞄见了墙上的猫耳帽。
“喵。”
这一声短促至极,实在说不上动听,可最后之作却听愣了。她缓缓回头,明明只捕捉过两次的声音,却让她熟悉又记忆深刻。
但背后什么猫都没有,只有无可奈何的一方通行。
他的目光里有着隐忍的温柔和纵容,最后之作眨了眨眼,紧接着头上覆下一片动人的温暖,她抬手一摸,两只柔软的猫耳朵小巧又坚强地立起。
最后之作听见他一声叹息,又轻柔开口:
“你啊,只用守护我一个就够了。”

-End.
没有明确写出来的:
1 一方跑出去找熟人借电话,神秘女性是结标,目睹了一方猫抱着电话一本正经发言的场景。
2 一方猫在咖啡事件之后,有偷偷溜出去买咖啡喝。
3 陌生男性本意是想拉lo一把,奈何气质长相太凶,结果被抓生气。(可怜人)

评论 ( 4 )
热度 ( 46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