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来世/cp:通行禁止

1.

——回家了。

   

天色渐暗,街上人影稀疏,夏日的风只有在此时才略显凉爽,一小阵一小阵掠过了衣襟,一方通行静默地走着,右手虽然拿着一支花,却是随意垂在身侧。

     

不久之前的手机短信他只是随意瞄了一眼,其中的内容简单易懂,一方通行却没有照做的打算。他拐进一条空无一人的小道,视野变得狭小而又逐渐开阔,等到他走出的时候,入眼是一大片翠绿的青草,映着无际的天空,一棵尚且瘦小的树孤单地伫立在前方,叶子却是缀满了枝头。

      

这一切都被抹上了浅浅的夜色。

      

一方通行缓步踩在草坪上,也不顾什么“保护草地”的教育宣传,微风过,树叶沙沙作响,他在树下止步,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皱起眉头。

      

“该死的,我真的跑到这里来了。”

       

话虽这么说,自己却已经站在了这里。一方通行瞧了一眼手里的花,有人说身体下意识会遵从内心的真实,或许是突然意识到了这些,一方通行有些不爽。

      

他深深叹了口气,莫名有几分烦躁,揉了揉头发,俯身随手把花插在树下,没有犹豫,他站起身就要走,谁知那花一歪,竟然倒了。

      

一方通行“啧”了一声,他的耐心很有限,而且本来也没想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但他却蹲下了,他把那朵还沾着水珠的花朵的茎仔细地插进土里,还压了压旁边的土壤。

      

“来都来了,你这家伙总不能让我白跑一趟。”

      

摩挲着手指抹掉尘土,一方通行缓缓站起身,他深深地看了那朵花一眼,而后转身离去。

       

“你现在,幸福吗?”

2.

“啊啊,你这家伙快给我滚下去!”

   

一遍又一遍把在自己腿上卧着的东西拎下去,对方却锲而不舍地一遍一遍又爬回来。一方通行虽然表情越来越难看,但显然对这种现状却无计可施。

    

“死小鬼,你不是很喜欢这家伙吗?!快把它抱走!”

  

在那边悠闲地看着动画片的最后之作终于回过头来。

  

“那可是一方通行捡回来的小狗先生,你应该和它更好地培养感情不是吗?御坂御坂表示和小狗先生呆在一起会让人感到身心舒畅哦。”

   

“我可是身心俱疲啊!”

   

一方通行再一次将小狗抛到一边,然而对方百折不挠,又一次蹭了过来。

     

“不要这么排斥对方的接近嘛,御坂御坂做出好心的提醒。”最后之作在沙发上摇晃着双腿,“你只要轻轻地抚摸它,它就会很听话地躺你旁边哦。”

     

“少在那边自说自话了,小鬼!”此时,那只狗好像已经不甘仅仅在一方通行的腿上卧着,它的前爪按在一方通行的上半身上,脑袋就快撞上他的头。它的尾巴摇得正欢。

    

“你快把它给我弄走啊!”

    

然而少女并没有给出他所期望的回应。

     

“小狗先生很喜欢你哦。御坂御坂决定要偷偷地把这一幕照成照片。”

    

听完这句话,一方通行果然看见最后之作自以为很隐秘地从抽屉里拿出相机,笑嘻嘻地靠了过来。

     

一方通行瞪着她,只觉得气极又无奈,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突然感觉脸上一湿。

    

一方通行一愣,随后他立刻察觉到是那狗舔了他一下。

     

他愣了一下,靠过来的最后之作也愣住了。随后最后之作竟然一把丢了相机,把狗抱了起来。

     

刚才向她要求了半天都没用,结果眼看着就要偷拍成功,她竟然把狗抱走了。看着最后之作的动作,一方通行十分诧异。

     

虽然不理解,但是他很庆幸那条狗终于离开了自己,而且自己也不必因为什么无聊的理由而再添一条黑历史。

    

他看到最后之作让小狗面向她自己,那小鬼开始一脸认真地教导对方,“其它的还好,但是亲亲不允许哦。”

    

一方通行刚刚才松了口气,听到这话只觉得身体又一僵,他下意识把目光投向了别处。

    

“至于原因……”最后之作笑盈盈地抱着小狗转了一圈。

     

“御坂御坂先不告诉你。”

3.

一方通行最先看见的,是小鬼一脸的泪水。

 

那时他有些后悔了,他觉得自己或许并不该把它带回来,小鬼迟早会亲眼看到它死去。

  

他不可能像小鬼那样哭泣,所以他只是漠然地看着,他想着,已经目睹过无数场死亡的自己,也许就应该这样看着,以一副无情的姿态。

  

泛黄的小树,小树下是小狗的坟墓,太阳光被枝叶打碎,洒落在草地上,与阴影交织在一起,难舍难分。

  

小鬼低着头,不知道是在喃喃自语,还是在对一方通行说话,一方通行隐约记得,那时,她的眼睛里满是泪光,却忽地漾起一丝期冀,她突然道,“来生的话,它会幸福的吧?”

  

少年听到这话,愣了一下。

  

“会幸福的。”最后之作提高自己的音量,给了自己肯定的答复。

  

“它一定会幸福的。”

  

沉默了许久。

   

一方通行看着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她的话,他不想破坏她的美好的幻想,最后只好选择默不作声。

   

最后之作哭了很久终于止了声,泪痕尚且在脸上,她却走到一方通行旁边,拉拉他的衣角。少女抬头看他,“不用隐藏也没关系,难过的话,就表现出来吧……御坂御坂劝导着你。”

  

一方通行一僵,揉了揉头发,露出不耐的表情,“别说傻话了。”

  

一方通行想着,自己怎么会难过,再说了……难过有什么用,反正也活不过来了。

  

他伸了个懒腰,看向更远处的天空。

  

而且,来生这种东西——

   

根本就不存在。

4.

钟表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十点。

  

头顶是漆黑的天空,一方通行站在楼顶的边缘,不断观察着四周,与下面闪烁的灯光相比,此处的夜,更为纯粹和安静。

  

这里没有,那里也没有。

  

一方通行有点恼火,这小鬼总能跑到自己怎么找也找不到的地方去。

  

他已经在周围寻觅了很久,可是她的踪影一点也没有。他焦急地望着,没过一会,少女的身影终于闯入了少年的视线。

 

没有犹豫,少年当即从楼顶跳了下去,直接落在少女跟前。

  

意料之中,没有任何意外,少年毫发无伤地怒视着慌忙止住了步伐的少女。

  

被吓了一跳的少女在愣了半秒之后立刻回过神来,她的脸上浮现出讨好的神色,僵硬地笑了起来。

  

“给不出来一个合适的理由,你就死、定、了。”一字一顿,一方通行俯视着她,少女只觉得他全身都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最后之作下意识抬手抱住头,往后退了两步,她想着,不管怎么说,先做好手刀的预防再说。

  

最后之作观察着一方通行,对方似乎没有要放过自己的意思,紧接着就跟过来了。最后之作有些沮丧地想,而且他的表情也越来越恐怖了……

  

“其实御坂御坂迷路了……”最后之作继续向后退着。

  

“你的御坂网络又不是渔网,你要我相信你连路都找不到?”

 

一方通行像是厌倦了这种退退追追的行为,他一个闪身,最后之作一惊,下一秒他便到了少女的身侧,最后之作本来捂住头的手,被他抓在手里。

  

从手背延伸到胳膊,一方通行清楚地看到对方磨破的皮肤,露出一道淡红色。

   

少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顿时睁大了眼睛,满是惊讶,“什么时候……”她看着一方通行越来越不妙的神色,犹豫了一下,决定缴械投降,“那个……其实御坂和别人打架了,御坂御坂不安地向你汇报实情。”

   

一方通行先是怔了两秒,随后不可置信地瞪着少女,“你说什么?”

  

“御坂看到有几个男孩子在欺负街边的小狗先生,就冲过去阻止他们,但是他们不理御坂,”少女像是回想起什么,表情相当的不开心,而后又化为了些许伤感,“而且那个小狗先生好像它……”

  

一方通行知道,她想起了那条狗,才死去没多久的狗。

   

“不过没关系哟!御坂御坂表示10032号正好路过帮御坂解围了!哼哼,最后还是御坂御坂的大胜利!”

  

她瞄了一眼自己的伤口,然后一本正经地向一方通行喊到:“这是胜利者光荣的徽章!”

 

一方通行无奈地叹了口气,抬手就敲了一下最后之作的头,少女立刻大叫。

   

“你这家伙就不能让人放心一点吗……以后出门把手机给我拿上。”

   

“嘿嘿!遵命!御坂御坂向长官报告!”

  

一方通行看着少女的样子,轻轻叹了一口气,表情却也舒缓了几分,他把手插入口袋,在里面摸索着什么,而后在最后之作好奇的目光下,拿出了几个创可贴。

   

“把手伸好。”

   

最后之作乖乖照做,她见一方通行在她面前半蹲下身子,“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剩下的回家再处理,你这小鬼以后……”

  

少女没有在专心地听一方通行说话,她看着少年低下头认真的表情,笑了起来。

  

她悄悄凑过去,对着一方通行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她对上少年抬起头后惊异的眸子,笑靥如花。

   

“御坂就知道,一方通行最温柔了。”

5.

女孩在草地上奔跑,阳光洒在她的身上,耀得人睁不开眼,一方通行看不清她的脸,只知道她回头笑了起来。

  

“喔喔喔!好漂亮的花!御坂御坂大声感叹!”

   

少女的明明就在不远的前方,声音却让人觉得遥远而不真实。一方通行想走上前去,跟上少女的步伐,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挪动不了半分。

   

他开始慌乱,他喊着少女的名字,少女却不看他,少女只是自顾自地摆弄着小花。

  

就像是隔了一层不能目视的玻璃,他不管怎样拼命地敲打呼喊,少女却什么也注意不到。

   

为什么……非要让她注意到不可呢?

  

一方通行突然停下了动作。他的思维一片混乱,他很着急,却不知道在着急什么。

  

而这时,少女扭头,终于看向他的方向,她笑得天真无邪。

  

“一方通行,你看!”

    

少女一把拽下手中的花朵,小花随着风轻轻舞动。

    

“这花,是血红色的呢。”

  

只是一瞬,青草与花朵眨眼便凋零枯萎,四周沉入一片黑暗,只有少女的所在,隐隐约约,投下一束光。

   

鲜血在她的脚下蔓延开来,少女不知什么时候跪倒,身上满是刺目的红,她仍然笑得开心。

   

“不要担心,御坂什么都准备好啦!”少女仿佛感受不到疼痛,她什么也看不到一般,只是注视着一方通行。

   

一方通行睁圆了眼睛。

   

“就算没有我,御坂网络也可以继续支撑你的……你要是辜负了御坂的努力,御坂御坂可是要生气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此刻的他没有行动的能力,只是呆呆地看着,脑海里一片空白。他感觉到有什么在击打他的神经,一下一下,令他呼吸困难。

  

“真好啊,嘿嘿。”

   

少女的声音回荡在耳畔,一方通行有种想逃的冲动。他不想看,他不想听,可他不能动弹,这一切太过荒谬,又十分真实。

   

“喂,别说了……”

  

他第一次发出了声音,音量却是极小。

  

然而,少女没听见他的声音一般,鲜血从她的头上淌下,她继续说着,“那个那个,御坂御坂想和你定下个约定。”

  

少女微微一笑。

   

“来世,来找御坂好不好?御坂御坂稍微有点……害怕……”

  

……

   

“一方通行!醒醒啦!御坂御坂朝你大吼!”

  

不满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又立刻闭上,早晨的阳光太过刺眼,一方通行把手搭在眸子上,丝毫没有要动的迹象。

    

“你怎么跑到御坂的屋子里睡了?御坂御坂好奇地问道。”

   

一方通行听得到她俏皮的语调。

   

“哼哼,御坂知道了!一定是你实在是太想念御坂了!虽然御坂最近几天出去玩……”

   

不知是听到了什么,一方通行忽地笑了两声。最后之作吓了一跳,噤了声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喂,小鬼。”

  

最后之作歪歪头,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而一方通行翻了个身,背对着最后之作,沉默半晌。

  

“什么都……别说了。”

6.

打开门的时候,一方通行看见最后之作坐在沙发上,双腿晃来晃去,她像是在看着动画片,眼神却没有聚焦在电视上面。

  

少女听到他的声音,立刻从沙发上蹦下来,一方通行还没脱下鞋子,最后之作就开始围着他打转。

  

“好晚!!御坂御坂抱怨道。发生什么了吗?御坂御坂担心地问着你。”

   

一方通行终于脱下鞋子,他一抬脸就对上最后之作离自己极近的脸,他愣了愣,然后轻轻推了推少女,看向别处,“什么也没有。”

   

他顿了一下,又添上一句,“去见了几个熟人。”

   

语气平淡。

   

最后之作有些在意,却没有去问。她知道一方通行认识很多她不知道的人,她知道一方通行有一个只隐瞒了自己的世界,她也知道,他为了自己,活得很辛苦。

  

最后之作蹦蹦哒哒先跑进客厅,“热好的饭已经凉了,御坂感到十分沮丧,御坂御坂向你示意御坂自己也没有吃饭。”

  

闻言,一方通行叹了口气,他走向最后之作,一手按住她的头,压低声音吼道,“小鬼,你只是想去外面吃饭吧~”

   

“御御,御坂御坂只是想和你一起吃饭啦!”最后之作抱着头大叫起来,她听见一方通行呼出一口气,十分无奈的语调。

  

“走了。”听到这话,最后之作立刻兴奋地抬起头。一方通行松了手,他看向门口,而这时最后之作正好抬头看他。

  

她看到对方极为罕见的表情。

  

不似平时的不耐烦,也不是以往的觉得无趣的样子,那表情有几分漠然,让自己感到陌生的漠然。

  

就好像他们本不属于一个世界一般。一瞬间,她兴奋的感觉迅速褪去,她突然有几分恐慌。

   

“你竟然妥协了!难道今天有什么好事吗?!御坂御坂感到不可思议!”

   

一方通行看到女孩笑嘻嘻地扑过来,他怔了怔,“快去换好衣服,什么都准备好了,芳川她们也在。”

 

他见少女眨了眨眼,然后惊讶又不乐意地喊叫起来,“诶!!御坂还以为是二人世界呢!”

 

“吵死了臭小鬼。”他沉默了几秒,“今天,是你的生日。”

  

听到这话,最后之作明显愣住了,“御坂的生日?”

   

她歪着头想了想,“虽然御坂们讨论过生日的问题,但是并没有确定下生日的日子,御坂御坂回忆着……嗯,不过那些可能是御坂的生日的日期,也没有一天和今天吻合呢,御坂御坂对你的说法感到十分诧异,你是不是记错了?”

    

“……”一方通行没有回答,只是避开最后之作的目光看向窗外。

 

微风从窗外飘荡而入,夜晚的繁星映入他的眼中。

  

“说什么傻话……”

   

一方通行小声喃喃着,“你的生日,我记得最清楚了。”

7.

那是没有她的时间。

  

很短暂,却又无比漫长。

   

他痛恨着自己,当他重新恢复了思维能力的那一刻,他知道一切早已偏离了原本正常的轨道,纵使那是小鬼费尽心思想要维持住的日常。

   

他知道,他不久之后就会见到“最后之作”。

   

那是第二个她,她精心准备的第二个“最后之作”,承载着她记忆的“最后之作”,也应是忘掉了自己死去的事实的“最后之作”。

  

她想要抛开一切让自己幸福地活下去,但又在留恋不舍。

   

他还依稀记得她说的话。

   

“来世,来找御坂好不好?”

   

他眼神空洞地躺在床上,眸子里映不出任何东西。

    

他知道,他所拥有的全部知识都在向他叫嚣,他的脑袋晕晕的,好像什么都再也放不进去了。

   

来世,根本就不存在啊。

   

然而少女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在耳边响起,它在脑海中徘徊不去,吵闹无比,他无法拒绝,只能将其接受。

   

“来世,来找御坂好不好?”

   

那声音如同魔咒,带着几丝眷恋,裹着几分苦楚,一缕缕在心头萦绕,让人痛彻心扉。

   

他忆起了少女的笑颜,她对自己张开的手臂,那一眨也不眨的纯粹的眸子。

   

“来世,来找御坂好不好?”

  

也好。

   

他想着,我就遵从你的愿望。

   

那一丝光,无比虚幻,却在疯狂地膨胀,一点点吞噬掉原有的理智。

    

我就为你,去相信来世。

8.

“哎呀哎呀,御坂来晚了,不过御坂可没有要道歉的意思。”

   

餐桌上,一方通行扯了扯嘴角没有回头,他听见最后之作大喊一声。

  

“番外个体!”

“真是好久不见啦!!御坂御坂十分想念你!”

   

听到这话的番外个体显然愣了一下,她坑坑巴巴许久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突然,她伸出手拿出一枝花,一把塞进最后之作手里。

  

一方通行眼皮一跳。

   

那是纯白的花朵,有浅浅的香气。

   

是一方通行极为熟悉的花朵。

   

“就当是御坂的赔礼了。”番外个体瘫在椅子上向后一仰,下一句便压低了声音,“话说起来第一位,御坂今天可是去看她了。”

 

番外个体用眼睛瞄向一方通行,“那一束花是你的杰作吧。你竟然还抽了一枝送给那条蠢乎乎的狗,真不符合你的风格。”

 

“也去过那里的人没有资格说我,”一方通行抬手指了指一脸感动的最后之作手里的花,“哪来的?”

   

“那当然是……”番外个体看着一方通行极不爽的脸色,特地拖长了音,“御坂自己买的。”

    

“拿走给死者的花,这么低级的坏事可不符合御坂的风格。”番外个体小声嘟囔,她又道,“喂,第一位,虽然御坂这几天在外面不太了解……但是,知道这件事的,这里除了你,只有御坂一个吗?”

   

“……啊。”

  

“啊啊……上位个体真是的,也不考虑一下御坂,御坂第一次有点讨厌自己在她的权限之外啊。”

  

她伸了个懒腰,声音也在不经意间大了几分,“说起来,不仅是其他的御坂妹,也把御坂的关于上位个体死亡记忆备份删掉的话,或许第一位你会轻松很多呢~”

  

番外个体像往常一样笑了笑,却见一方通行突然扭头看她,她猛地一个激灵,那目光冷得不带一丝温度,他的声音极低,在她耳边响起,“闭嘴,你想让她发现吗。”

 

“嘿嘿……哈哈哈哈哈!”番外个体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大笑了起来,“第一位,你真的要去等什么来世?”

  

她的表情忽地有几分哀戚,“你觉得,到底什么是来世呢?”

  

她看向和芳川聊得开心的最后之作,“那个所谓的来世,难道不是……就在你的眼前吗?”

   

一方通行一怔,他有些僵硬。他不再看番外个体,而是将头缓缓转向最后之作的方向。

  

什么时候的事,他竟然都没有发现。

    

你已在来世,而我尚在今生。

9.

夜色已深,与充斥着热闹气息的街道不同,这里人影稀疏,街灯也是隔了很远才能看见一个,四周一片昏暗。

   

这是回家的路上,番外个体独自一人走在最后,意外得没有心情去调侃其他人,而是自己发起呆来。

   

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拉住,番外个体回头一看,嘴角牵起一抹莫名的笑,最后之作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她身后。

       

“怎么?上位个体,难不成是在像小孩子一样怕鬼吗?”

   

不出意外,她看到对方十分不满地挥舞起双手,“御坂才不怕鬼呢!!御坂御坂可是大人了!”

   

“那……你看那里?”番外个体抬手随意指了指少女的身后。

  

“诶诶!!”少女头都没回就立刻慌乱起来,“哪里哪里哪里!!呜哇哇哇哇不要找御坂,御坂御坂可是乖孩子!!!”

   

结果,最后之作什么也没看,就直接扑到了番外个体的怀里,把脸埋了进去,她开始没完没了地念叨起来。番外个体本想继续逗她玩,一低头,却看到了最后之作一直捏在手里的花。

  

“鬼什么的都已经走掉了。”

  

最后之作微微动了动,过了一会,她先是试探性地往后看了一眼,随后又四处环视了一圈,在发现什么也没有之后,她长出一口气,终于离开了番外个体的怀抱,手却还是拽着对方的衣角。

   

“对了,”她终于想起自己要做的事,“你知道为什么那个人突然变得这么消沉吗?御坂御坂觉得很不对劲,感到十分担心。”

   

番外个体看到她一如往常盛满了担忧的眸子。

    

“比起这个,御坂有个问题想问你啊,上位个体。”

    

番外个体的声音忽然变得难得的正经,最后之作感觉很不适应。

    

“你是……怎么看待像御坂们这样的存在的呢?”

    

听到这句话,最后之作十分意外,“诶?怎么这么问?御坂御坂好奇道。”

    

番外个体的语调没有变化,“你觉得御坂们每个人真的都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个体吗?”

   

“那是当然啦,”她歪了歪头,“御坂御坂觉得今天的你有点奇怪。”

    

“那你有没有想过,说不定御坂们中的某些个体根本不期望成为唯一呢?”

   

“诶……?”最后之作一愣,随后露出惊讶的表情,“你在开玩笑吧?大家的心情御坂御坂可是都知道哦,大家都很高兴成为特殊的存在呢。”

   

番外个体的目光沉了下来,“上位个体你说,”她接着道。

   

“难道不会有人甘愿成为别人的复制品吗?”

    

“……”

   

最后之作摆摆双手,“不要乱想啦,姐姐大人才不会让……”

   

“好,那最后一个问题。”

   

番外个体打断她的话。

   

“你,痛苦吗?”

   

番外个体凝视着她,一时间,像是全世界都静了下来,最后之作愣住了,仿佛连夜的点点凉意都感觉不到。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

   

但最后之作很快笑开,她的眸子里漾起波澜,“御坂御坂,很幸福哟!”

10.

旧的记忆在被新的记忆覆盖,过去正被大脑不断舍弃。

     

一方通行回到屋子里,他不停地翻着相册,每一页,每一张,少女的身影在他眼中跳跃,从不曾褪色一般,鲜活得让他感到宁静。

  

只有那样,他才能迫使自己保持清醒,不被少女构筑的假象所蒙蔽,只有那时,他才能诱使自己去期待那遥不可及的梦境。

    

终究是不一样的。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有所期待,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心甘情愿活在假象之中。

   

——“那个所谓的来世,难道不是……就在你的眼前吗?”

    

他注视着相册里少女的笑颜。

     

他分不清了,分明是一样的,却又分明哪里都是不一样的。

    

“一方通行……?”

    

房门被轻轻敲了两下,门外传来少女有些犹豫的声音。

    

不像少女平时的风格。

     

一方通行慌忙收了相册藏好,他沉默了许久,直到又一次听到少女的呼唤,他犹豫了一下,才去打开了门。

    

少女看到他先是认真地盯了一方通行几秒,然后终于像平常一般笑了起来,丝毫不客气地叫喊起来:“御坂的礼物!!御坂御坂十分期待地来拿生日礼物!”

  

“……刚刚那顿饭就是。”一方通行不知为何没有看最后之作,他将头撇向一边,脸上是僵硬的不耐烦的神态。

   

“诶!怎么这样!!御坂御坂明明超级期待的……”少女不由分说就要扑过去闹,谁知一方通行一躲,最后之作扑了个空。

  

一方通行见少女一脸惊愣地杵在自己刚刚的位置上,僵住了动作,他也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

   

这是下意识的动作。

    

瞥见少女满是吃惊的眸子,他突然有想逃的冲动,可是他没有理由逃,他不去看少女的眼睛,那双眸子纯粹得不含一丝杂质。

   

“明天买条狗给你。”

    

“……买狗?”最后之作站在他原先的位置,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和你的‘小狗先生’一模一样的狗怎么样?”一方通行自顾自说着,更像是在自言自语,“说不定是来世的它呢。”

   

说完,他忽然轻笑了几声,终于转头直视最后之作,他赤色的眸子染上一抹疯狂,“小鬼,你说呢?”

   

“……”少女沉默了。

    

她垂下眸子,僵在那里,过了许久,她的嘴唇才微微动了动,“才不是……”

    

“才不是那样。”她下意识重复着,提高了音量,“即使全都是一样的,也不能称为来世,御坂御坂……这么认为。”

    

一方通行静默地看着她。

    

少女继续道,“那才不是来世呢,御坂御坂试着纠正你的说法,”她一直低垂着眉,他看不清她眼中是怎样的思绪。

    

“如果真的那么说的话,它只是被看成替代品了吧,御坂御坂给出正确的结论。”

     

“嗡”的一声,有什么在脑中炸开了。

     

一方通行有些懵了,有什么在他的脑海中翻滚涌现,那是旧的回忆,新的故事,关于她的,还有关于她的。

   

“替代品”什么的,他真的从来都没有想过。

    

“所以呢,果然来世还是要在来世等啊,御坂御坂提出自己的观点,”她终于抬起头,对一方通行笑了笑,“御坂觉得,来世能遇到它才是最好的,”她顿了顿,“来世也能遇到你就好了。”

   

最后之作慢慢走到少年的跟前去,她抓住一方通行的手,却是又垂下头,“来世,一定能遇到的!”

    

一方通行低着头,许久才“嗯”了一声。小鬼颤抖的手,仿佛无形的枷锁,他动弹不得。

    

什么时候,一切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御坂就知道……”

  

少女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带了哭腔,但她却笑开,开心地笑着,“一方通行……才不会把这二者搞混呢。”

       

她把头抵在对方的身上,有什么带着滚烫的温度,啪嗒啪嗒,接连不断滚落了下来。

    

她“嘿嘿”笑了两声。

    

“因为一方通行,最温柔了。”
     
        

她哽咽着,有一句话始终没有说出口。

      

只是你等的人……不会是御坂。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