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街边小记/cp:通行禁止

“真难吃。”


这是天尚且还有些亮的傍晚。


一方通行拿着手里的热狗,嫌弃到不行,方才他咬了两口,之后果断放弃了这份自己才买的晚餐。


说到底,他也没必要委屈自己,只不过是吃腻了家庭饭店的口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小鬼好像对那种地方有着莫名的坚持。


于是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把手里的热狗扔掉,一方通行环视了一下四周,垃圾桶就在不远的地方,然而他却把目光停在了别处。


不过是四五步的距离,一方通行或许本会把它自动从视野中过滤掉的,可是因为热狗这个契机,他注意到了它。


一只小狗。在贴着“求收养”的箱子里眼巴巴地看着路人的动物。


看起来又是哪个负不起责任的家伙的牺牲品,不过话说回来,即使是狗,也该懂得自己努力才对,就这样安然地等待别人的施舍,这种家伙真的活得下去吗?


这念头也只是在脑中一闪而过,一方通行随便瞥了那小狗一眼,热狗顺着一条抛物线,稳稳落入对方的箱子里。


那小狗与自己的生活并无关联,那热狗也只不过是他一时兴起的好心,或许连好心都算不上,可能只是因为这个箱子比垃圾桶更近一些,一方通行没想过自己这么做的原因,也没兴趣了解。


他没再多看一眼,也没注意那小狗欢快摇起的尾巴,一方通行从箱子旁边走过,思考起劝最后之作去吃别的东西的可能性。


他想着,那小鬼其实也没那么难对付,只要想办法迎合她的喜好,让她离开那个家庭饭店一段时间也未尝不可。


——“诶?不在这里吃?你终于愿意给御坂做饭啦!御坂御坂抹抹并不存在的眼泪向你表示御坂十分感动。”


回想起以往的经历让一方通行眼角一抽,他的步伐下意识缓了缓,小腿忽地传来奇怪的触感。


他低头看去,那箱子里的小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看样子还跟了有一段时间,一方通行的腿被它用爪子扒了几下,几道灰印在暗色系的裤子上若隐若现。


自己竟然没有发现?!一方通行有些惊讶,看来最近自己的警觉性有所降低,他兀自想着,下意识甩开那条尾巴摇得正欢的狗。他继续向前走去,没有闲心也没有兴趣去管这个生物。


也许是小狗让一方通行提高了警觉性,亦或许是那小狗在自己身边晃来晃去实在太过显眼,又行进了一段时间,一方通行终于是在意起来那黏着自己不放的生物。这种生物没完没了地绕着自己打转,一点廉价的食物就能获得它们毫无保留的信任。


“爱到哪去到哪去。你这家伙需要的是同情心泛滥的好心人,不应该绕着我打转。”说完一方通行有些无语,他觉得对着一条狗说话的自己真是傻透了,狗又听不懂人话。就像现在,那家伙见自己停下,仿佛看到了希望一样,眼睛水汪汪闪着光,看起来可爱又可怜。


可惜这对一方通行显然没什么作用,这副姿态根本无法说服他把那只狗留下。他叹了口气,又继续往前走,那只小狗总会自己放弃的。


然后,他想着,那只小狗会回到自己原来的小箱子里,说不定就等到了那个能让它幸福的人,跟他回家,最后过上幸福的生活。呵,听起来简直就像童话一样。不过,与他无关。


一方通行感受得到身后亦步亦趋的小小身影,他没有理会,只是他突然一个激灵,不知怎么的,他的表情沉了下来。


说不定就等到了那个……


他猛然想到,如果不是遇到他的话,最后之作是不是能过得更幸福?说不定那小鬼就不会再因为自己而招惹到什么危险的事情,就像上一次第二位的事情一样。


一方通行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敏感的人,从前身边无数的恶意与污言秽语,他大多都是没有感觉的,不过要是真的有很强烈的感觉的话,想来他今天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可令他烦躁的是,他对最后之作的事情总是异常敏感,敏感到自己都厌恶的程度。


所以他下意识就开始思考起这件事的可能性,这思考的过程在现实世界或许只有半分钟的时间,可在他的意识里却是过了很久很久。他在脑海中一瞬间列出了很多很多让他放手的理由之后,他立刻开始去寻找反对的理由。


一方通行很着急,着急得连步伐都加快了。他微微皱起眉,努力地搜罗着,这种专心的程度让人觉得,仿佛他只要一个疏忽,他就会失去他生存的价值。


他想着,不行,很少人有保护那个小鬼的能力。


——上条当麻有。


不行,别人不一定会给予那个小鬼足够的重视。


——上条当麻可以做到。


不行,那个小鬼离不开我……


一方通行的步伐忽地一顿,有种莫名的狂喜袭来,一下就冲走了他对本被他向往着的上条的少许不满,纵然这不满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只有一条理由,而且还是一条主观上理由,从某些方面来说,这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可他还是欣喜着,虽然这一条反对的理由根本比不上支持的数量,但他把这些都选择性忽略了。


一方通行微微勾起嘴角,他对自己说,果然这小鬼还是该呆在自己这里。他想,小鬼,你都这么容忍我了,我再自私一点也没关系吧。


红彤彤的太阳远远地挂在西方,把道路映成了偏暗的橙红色。一方通行忽地想起了那只狗的存在,他低头,他的脚边,什么也没有。


他侧身看去,逆着太阳今日最后的光辉,暗红色铺展开来,他看见那只狗站在离自己十米远的地方,耷拉着尾巴,远远地看着自己。


那目光里流转的,是名为绝望的情绪。


他突然想起小时候。那时候,一方通行很羡慕那些普通的小孩子。


那些小孩子们或许不优秀,或许也不听话,但一方通行还是羡慕他们。


他们只要哭喊,就会有人来安慰,只要举起手臂,就会有人将他们抱起。他那个时候常常会想,为什么没有人对我这么做呢?


但他很快把这种抱怨一般的疑问压在心底,把其归为幼稚和软弱。他要成长,成长到绝对的强大。


所以,一个人也没关系,一个人就足够了。


一方通行看着那只狗的身影。


夕阳将一方通行的影子拉长,微风拂着他的头发,他的眼神平静无波。许久,他叹了口气,认输一般,揉着头发,走向那只小狗,小狗呆呆地看着他在自己身边停下,然后迅速地摇起尾巴,眼睛重新闪烁起光彩。


“走吧。”


想到狗听不懂人的话,一方通行俯下身子拍拍小狗的脑袋,“走了。”


语罢,一方通行站起身就向前走,察觉到紧跟在后面欢快的脚步声,他开始思考着要先给这家伙清理一番,小鬼染上什么病菌就不好了。


那小鬼恐怕开心得不得了吧。


太阳的光线越发倾斜,漆黑渐渐在夜空中蔓延开来,有谁的影子若隐若现。


——“叮铃铃铃铃~”


他一直都知道,孤寂的黑暗里冰冷彻骨。


——“御坂已经到了哦!御坂抱怨着你的迟到。”


但哪怕,出现了只是一丝一缕的光亮。


——“诶诶?路边的小狗先生?要入住我们家吗?御坂御坂兴奋地原地转圈!你真是太棒啦!而且……”


它便能衍化出无数灿烂夺目的温暖。


——“果然啊,一方通行最温柔了。”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