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成长的烦恼/cp:通行禁止



“你这家伙!”

 

一眼就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茶色。

 

匆匆忙忙赶过去,一把拽起在柔软的座椅上喝得醉醺醺的少女,一方通行当即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奈何少女根本没有理睬,只是低声唤了声自己的名字,然后傻呵呵地笑了,顺势把头倚在他的肩膀上。

 

一身的酒气。

 

与吹了一路凉风的一方通行不同,少女的皮肤带着些许灼热,一点点得点燃了他脖颈的温度。

 

酒吧里晦暗而暧昧的气氛让他很不舒服。

 

一方通行不悦地皱眉,他把目光投向刚才坐得离少女极近的少年,眼神不觉凶恶了几分。

 

进来时就看到那男孩和最后之作说说笑笑,动作很是亲密。

 

对的,一方通行在心里极不情愿又不得不再一次肯定这个事实——他亲眼看到男孩摸了摸最后之作的头,并帮她把滑下的一缕发丝捋到耳后。

 

而少女呢,一方通行有些咬牙切齿地想,她根本没什么反应,只是没心没肺地笑着。

 

似乎是被一方通行的眼神吓到,那少年的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白得吓人,一方通行又看了他几眼,而后转过头拍了拍趴在自己身上的最后之作。

 

“喂,醉鬼,这就是你说的同学聚会?”

 

声音压抑着极不满的情绪,仿佛随时都会爆发一样,只是最后之作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她一丁点都没有察觉到。

 

“嗯……大家都成年啦,所以提议来这里开一次聚会啊……御坂……御坂对酒吧也挺好奇的……”

 

少女的每一个字都慵懒地拖着长音,她在自己的脖子旁边蹭了蹭,像是快要睡着了。

 

“那个……”在一旁看起来有些忐忑不安的少年忽地站起来,冲一方通行喊着,好像下定了某种决心似的,一方通行微微侧眸瞥了他一眼,目光里流露出的尽是不耐烦的情绪。

 

“有什么事快说,我可没什么耐心。”

 

特别还是这个男孩。

 

一方通行扶了扶最后之作有些不稳的身体。

 

“那个,请问……你和最后之作是什么关系?”

 

问的方式小心翼翼,生怕是伤害了谁,少年看上去极为紧张,眼睛直直地盯着一方通行,连眨都没有眨一下,眸子里盛着满满的不安。

 

“……”没有回答,甚至没有看向那个少年,一方通行抓住最后之作胡乱挥舞的手,那小鬼眼神空洞得盯着地板,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她看起来已经醉得不行了。

 

“你和她,又是什么关系?”

 

少年一愣,视线立刻移向别处,好一会儿他才有些窘迫地看回来,嚷着“我先问的你应该先回答我”。

 

没有理会自己,少年看见一方通行低声对少女说了几句话,然后那人挑了个舒服的姿势扶好最后之作,朝着门口迈开步子。

 

看样子自己不回答,他是不会搭理自己的。

 

少年犹豫了一下,当即对着一方通行大喊道:“我是她的同学!”

 

一方通行仍旧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继续往前走着。

 

“我……”少年有些急了,他鼓足了劲,然后像宣告一般,红色充斥了脸庞,他大叫:“我喜欢最后之作!”

 

声音洪亮却又透着几分青涩,竟然响彻了整个空间。周围静了几秒,接着,掌声不知从哪开始响起并逐渐热烈,各种吹口哨的起哄声响也夹杂其中,虽然有不少聚会的同学已经离去,但剩下的人无一不从座椅上站起为他鼓掌高喊。

 

一时之间,酒吧因这句话沸腾了。

 

羞涩和瞬间的缺氧冲击了少年,他有点眩晕。少年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憨憨地笑了两声,但他很快愣住,他迅速地环顾四周,不禁慌张起来。

 

另一名主角已经不见了身影。

 

酒吧外。

 

截然不同的温度,微风携着些许凉意渗入体肤,街上虽然有些吵闹,但却不及那酒吧里的十分之一。没有了那惹人生厌的氛围,一方通行却感觉自己更加烦闷了。

 

极为困难得脱下自己的薄外套,并将其披在少女身上,一方通行轻轻推了推少女,“小鬼,刚刚……”他扯开嘴角,“你有听见吗?”

 

“嗯……?”最后之作抱着自己不肯撒手,抬了抬眼皮,有气无力。

 

他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却也有几分庆幸。

 

她没有听见。

 

考虑了一下,一方通行选择把醉酒的最后之作背到背上。再次开始前行,他只觉得心里乱糟糟的,烦躁在他脸上一览无余。

 

“喂,小鬼。”

 

少女没有回答,呼吸平稳,看样子是睡着了。

 

一方通行索然无味地看着霓虹灯在夜里交错闪烁,耀着七彩的光辉,他小声地开口。

 

“你说,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翻来覆去也没能睡着,一方通行呆呆地盯着天花板,不知不觉出了神。

 

他枕着手臂,夜色透过窗子蔓延在小小的空间里,簇拥着自己,轻柔而安静。

 

从前的少女,自己只要稍微抬手就能摸到头……而现如今,最后之作只比自己低半个头了。

 

他脑中浮现出少女的影子。那个女孩早已经能够自己挑选合适的连衣裙,她依旧执著于和她的姐姐大人一样的短发,只不过会在头发上别上小青蛙的发卡。

 

有什么改变了,却也好像什么都没变。

 

他想起了酒吧里的那位少年。

 

他看得见,对方在面对那小鬼的时候脸上的小心和欣喜,那时,他能感觉到一股莫名地情绪在自己体内倏地升起然后四处乱窜,哪怕是现在,他都能察觉到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烦躁,一方通行十分烦躁。

 

他不能否认,在那间酒吧里,他有种要破坏的冲动,但他很快被理智唤醒,全身迅速冷却下来。他感觉到最后之作的发丝搔着自己的脖子,少女温热的呼吸拂过自己的肌肤,他只觉得一片茫然。

 

然后,像被冰冻住一般,他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自己或许并不希望那个小鬼和其他男的有任何关系。

 

不,应该是连“或许”也要去掉。他把手背搭在眼睛上,逃避似的,有些自私而无法自制地这么想着。

 

怎么会变成这样,该死。

 

“咔嗒。”是打破沉寂的声音,门开了一条缝。

 

一方通行把手收进被窝里,不出所料得看见最后之作抱着枕头进来,然后轻轻合上了门。

 

真亏她能又醒过来。一方通行皱皱眉,然后叹了口气。他的心里仍旧是一团乱麻 。

 

“你还没睡吗?御坂御坂试探性地问道。”

 

回答她的先是一片沉默,过了一会儿,一方通行“啊”了一声,他合上眼又翻了个身,背对着她,“……托你的福。”

 

没什么好的语气,最后之作却没有在意,她自顾自地小跑到床边,一下子扑上去。床猛地一震,一方通行险些被弹起来。

 

“御坂今天想和你一起睡,御坂御坂照例履行不必要的说明程序。”

 

扶着额坐起,一方通行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特别难看。

 

“谢谢你把御坂带回来,御坂御坂根据模糊不清的记忆小声地向你表达感谢。”少女半张脸蒙在被窝里,还带着些许酒气,她小心翼翼地朝一方通行蹭过去。

 

立刻看清了少女的意图,一方通行抬手把少女的头推离自己老远,不耐道:“不来打扰我睡觉就是最好的感谢。”

 

“嘿嘿。”少女在被窝里笑嘻嘻地看着他。

 

果然没有赶自己出去。

 

“小鬼,是你说自己已经成年了,你多少也该有点自觉。”十分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他往少女的方向瞄了一眼,却看见少女一脸不解。

 

真是糟糕透顶。

 

一年又一年,这么自然的相处模式,竟然一点都没有改变。

 

自然到……这个笨蛋小鬼可以毫不在意性别地抱着自己,毫不在意性别地钻进自己的被窝。

 

当时……当少女和芳川旅游了两个月回到家之后,最后之作很自然地围上浴巾要和自己一起洗澡时,自己是不是就该更果断得拒绝她?

 

还是说,自己没完没了地叫她“小鬼”,让她始终觉得……

 

啧。

 

不想再想下去,一方通行躺回被窝,依旧背对着少女。

 

在你眼里,我究竟是你的什么人?




“御坂回来啦!”

 

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一方通行侧眼看了少女一眼,那人踢掉鞋子,“蹬蹬蹬”得就往屋子里面跑,看样子很是愉悦。

 

“当当当!”少女气势磅礴地把手中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然后跑到一方通行面前朝他大幅度地挥舞双手,以吸引对方的注意。

 

“……那是什么?”虽然一眼就看得出来问题的答案,但最后一方通行还是决定配合少女。他抬手指了指桌子上圆形的大盒子,纵使提不起一丝兴趣。

 

“蛋糕啊蛋糕!!”最后之作跑到桌子面前拍了拍盒子,笑得很是灿烂,“是御坂御坂收到的礼物哟!”

 

“是吗。”随意地扫了一眼,一方通行的目光就又飘向电视。不过纵然是这样,那个女孩的身上也没有体现出一丝沮丧的气息,她很早就知道,即使没有看向她,自己也会把她的话老老实实地听完,在不自觉的情况下。

 

“不过倒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送的……御坂御坂想起上午的事情有些疑惑,”最后之作背对着一方通行,开始解蛋糕盒子上的绳子,她一边解一边道,“突然跑过来问御坂对昨天晚上的事的看法,不过御坂完全不记得了啊,御坂御坂问他他也不说,只是把蛋糕推给御坂就跑掉了。御坂御坂感觉很混乱。”

 

他……?一方通行微微偏头看向最后之作。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御坂御坂向你询问,御坂昨天一不小心喝醉啦。”好像是个死结,最后之作在那里用力地抠着绳子,说这话的时候还调皮得吐了吐舌头。过了一会儿,她想起茶几上有一把小刀,少女立刻跑去把它拿来,一刀划开了蛋糕的束缚。

 

最后之作慢慢地抬起蛋糕的盒子。

 

“他喜欢你。”

 

一如呈现在她眼前的,巧克力蛋糕上的文字——

 

最后之作,我喜欢你!

 

少女惊得将手一把按在了蛋糕上,蛋糕盒子从桌子上滚落到脚旁,撞出一片声响。

 

“怎么回事,御坂御坂一直以为他喜欢同班的美惠呢……”最后之作慌张地抬起左手,只见上面粘着大堆的奶油和巧克力的碎渣,指缝里也满满都是,她很是惊讶得喃喃着,声音不大,可一方通行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听那小鬼的语气,像是完全没预料到这样的发展,没有什么惊喜,也就是说她对那个男孩没什么兴趣。

 

对提起昨晚这件事,一方通行本来还有些担忧,但又觉得自己不能不说,不然就是对少女的欺骗。而现在——在得到了令自己松了口气的答案后,他竟然有点同情起那个少年来,作为同被最后之作的迟钝伤害到的男性。

 

必须……必须想办法让她意识到,自己对小时候的她和现在的她,到底有什么不同。

 

这么想着,一方通行忽地从沙发上站起,朝最后之作的方向走去。

 

“啊啊……一手的奶油,御坂御坂感受到一大堆的麻烦事朝自己逼近。”试着伸展五指,但是指头与指头之间总有奶油相互黏连,最后之作有些可惜地看了眼蛋糕,又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Last Order,你准备怎么回应那家伙?”

 

耳边忽地呼起一股热气,少女一下子蹦起来,湿热从裸露的肌肤侵入,刺激了神经,沿着脊柱一路向下,酥麻的感觉在脊背瞬间蔓延开来。

 

一方通行很少直呼自己的名字。

 

最后之作下意识用右手捂上耳朵,她眨眨眼,转身看一方通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对上一方通行的眼睛,意外地发现对方一反常态,表情有些别扭但人却是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红晕从右耳开始攀升,最后之作感觉十分不自在。

 

“肯定是要拒绝的,御坂御坂只是把他当做朋友的……”气氛好像有点怪,最后之作思考了一下,八成是自己多心了,她在内心安慰着自己,“不过要采取委婉的方式才行啊,御坂御坂不想让他太难过,虽然御坂并没有想好怎么说理由会比较好。”

 

闻言,一方通行像是一愣,他忽地扭头看向一旁。就这样过了几十秒,少女有些讶异,刚想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见对方又转过头来,脸上是像平常一样嫌麻烦的表情。

 

只不过……脸上带着莫名的浅红色。

 

最后之作看着他,只觉得今天的一方通行极其反常,至少不像往常那样,自己可以很顺利得猜到他每句话后面的真实想法。

 

“你怎么了?御坂御……诶诶诶诶诶?!!!”

 

最后之作瞪大了眼,看着一方通行拿起自己沾满奶油和巧克力的左手,放在嘴边,轻轻地,舔了一下。

 

“可恶!”那人抓紧最后之作下意识想要抽回的左手,他的眼神飘向别处,映着柔和的灯光,表情很是纠结。半晌,他才看向最后之作满是震惊的脸,说道:“啧……已经有了男朋友,用这样的理由拒绝怎么样?”

 

“……”

 

简直说不出话来了,最后之作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血液“轰”得全部冲向了脑袋,她感觉脸颊火辣辣的,都要烧起来了。

 

呆愣得维持了那个姿势三十秒,少女终于是反应了过来,她使尽全身的力气,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一方通行也没有再去抓回来。

 

“你你……你在做,做什么啊!!不对不对不对!”最后之作不可置信地后退了两步,而后拼命地揉了揉脸,“御坂……御坂,御坂御坂的脑袋要短路啦啊啊啊啊!!” 少女转身就跑,一头扎进洗手间,并手忙脚乱得把门锁死。

 

慌慌张张地打开水龙头,任水流冲过自己的双手,还有指尖难以消散的热度,她用力晃晃脑袋,有些发愣地看着镜子中的红着脸的自己,她晕乎乎的,那个人……向自己告白了?

 

效果似乎比自己预料到的要好,一方通行听着洗手间里面“哗哗”的流水声,微微弓起身子,他把手盖在脸上,遮住自己发烫的脸颊。

 

然而很快,他放下了手,渐渐恢复了以往的神态,只是嘴角若有若无地挂着一丝笑意。

 

他向洗手间走过去,缓慢地,让每个步伐的声音都能完完全全地透过洗手间的门。

 

他听见水流声戛然而止。

 

“Last Order。”他停在洗手间门前,门隐隐约约映着少女的影子,他相信少女也能通过这扇门看到自己的轮廓。

 

尽管拼命地压抑,但他还是感觉到嘴角的笑容在一点点放大。

 

“今天,还来我的房间睡吗?”

 

————End.


评论
热度 ( 76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