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8月31日/cp:通行禁止

1.

“御坂回来啦!”

       

所在之处是高耸入云的二十一楼。

       

少女合上门,脱下鞋子,抬眼瞧见着屋内的人,她禁不住无奈地笑了笑,那两个人好像又吵起来了。

        

少女十六岁的模样,寄住在这间不属于自己的房子里。屋内那与自己长得极像的女子一脸凶相,用力朝身边的人脸上抹了几把面粉,那人却一直傻兮兮地笑着。少女丢下书包,面含笑意凑到两人跟前去:

       

“番外个体,中午吃什么呀?御坂御坂好奇地问道。”

         

名为“番外个体”的女子比少女显得丰满很多,她听到少女的话没看向少女,只是手里又抓起一把面粉,拉开身边那个男人的衣领,恶狠狠撒进去。

        

“饺子!御坂在尝试新菜式!”

        

“最后之作爱吃饺子吗?”那个男人温柔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最后之作看过去,对方顶着一脸的面粉,头发也被染白了不少,他身上不时有面粉落下来,看上去十分滑稽。

        

“没吃过呢,御坂御坂坦白道。”最后之作瞧了瞧两个人,然后轻轻拍拍那名男子,“去洗个澡吧,御坂来帮忙,御坂御坂好心地提出建议。”

      

“上位个体根本不用理那个讨厌的家伙……”番外个体瞥了一眼抱着换洗衣服进了浴室的人,面露不满,她刚想再说话,却听到最后之作故作无奈地感叹:

        

“你们的感情真好啊!御坂御坂无比羡慕。”

            

闻言,番外个体瞪大了眼,“才……才不是感情好!御坂毕生的恶意都用在他身上了!”

         

最后之作盯着桌上的一大堆原材料,有点不知所措,随口应道,“可是你还是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了啊,还一起搬进了这里的公寓。”

          

“那是御坂被他缠得快要烦死了!”

       

最后之作见番外个体咬着牙心有不甘的样子,眨了眨眼。

     

“御坂明白了,御坂御坂终于理解了一句俗语的意思。”

          

“上位个体明白了什么?”番外个体搅拌了一下面糊,犹豫了一下,又倒进入很多面粉。

        

“打是亲骂是爱。”最后之作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番外个体手里的动作一顿,随后她的脸上浮现出气恼的表情,并迅速染上一层浅红。但很快,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一勾,抛下手中的活,噔噔噔冲到浴室门前,抬脚就踹!

       

“混蛋!御坂可是听到了‘打是亲骂是爱’这种妙不可言的俗语哦!你不是想御坂多爱你一点吗?快出来让御坂狠狠打一顿!”

       

“砰”的一声响,最后之作吓了一跳,慌忙追过去,她见番外个体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拉住番外个体的胳膊就往客厅拖,“风见别理她!御坂御坂悄悄告诉你,番外个体只是不好意思了。”

          

番外个体立刻开始挣扎,挣扎的时候还不忘朝门上踹几脚,“上位个体!御坂表示胡说可不是好习惯!”

       

最后之作的力气根本比不上番外个体,她渐渐处于下风,没一会,她就只能松了手,无力地靠在一旁的墙上喘粗气。

       

番外个体气势汹汹抬脚又要踹,不过这次脚还没碰上门,就听里面清亮的声音带着点点笑意透出浴室门外。

         

“我还洗着澡,总不能不穿衣服就出来,更何况小姐姐还在这里,”风见似乎顿了顿,声音又明亮了几分,“不过你可以进来打我,我随时欢迎。”

         

言罢,他还开了一条门缝露出湿漉漉的脑袋,一脸的无辜,“如果这是你体现爱的方式的话。”

           

门……应该是保住了吧。最后之作松了一口气,只是那边,番外个体虽然收回了脚,但看样子又气急了。

          

她微笑着退到一边去,她知道,这两个人的感情好得很,打打闹闹是常事,不会出什么大的问题。

         

她缓步走到阳台,俯身靠在栏杆上,那两个人的声音隐隐约约在她的耳畔回荡着。

       

晴空万里,只有几丝淡淡的薄云兀自缓缓伸展。

         

这样的生活真好啊……她懊恼地想,可是御坂为什么……会觉得……

       

有点空虚?

          

中午的太阳,正肆虐地投射下耀目的光芒,刺痛了最后之作的眼睛。

         

是芳川和黄泉川都去环球旅行的缘故吧,御坂好久没见到她们了……

        

虽说会经常写信回来,真是的,御坂为什么还要上学啊,御坂御坂也想去玩……

       

“小鬼!”

        

最后之作猛地一颤。

       

那声音从遥远的下方传来,并不真切,却比什么都有力,一下打断了她的思绪。

        

想也知道那是谁被小孩子惹恼之后的抱怨,可她却怔住了,瞳孔不自觉地放大,仿佛是被触碰了藏在内心深处的某个禁忌,她慌忙捂住耳朵蹲下身子。

        

回忆的一角,被谁轻轻的掀起,却激起一片惊涛骇浪。

       

不是在叫自己的,不是在叫自己的,不是在叫自己的,不是在叫自己的,不是在叫自己的,不是……在叫自己的……

        

脑中有什么声音疯狂地叫嚣,她依稀看见了一双不耐烦却又不经意间透着宠溺的眸子。

       

对啊……不是在叫自己的。

        

霎时一片清明。

      

她一下瞪红了眼睛,死死盯住地板。

       

开什么玩笑……明明……已经战死在国外了不是吗……御坂御坂才不会逃避现实呢……

      

少女的嘴紧闭着,没有发出一点声响。许久,她缓缓站起有些僵住的身子,望向天空,柔和的风拂起她的发丝。

        

御坂是好孩子呢……对吧?

        

她只是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

      

一方……通行。


2.

不经意间已经是三年。

          

物是人非。时代在前进,旧事物不断被新事物取代,街道接受了新的时尚元素,早已同以往大相径庭,而最后之作也搬出了原来的公寓,和番外个体住在一起。

         

于是过往的记忆就在时间长河的缓缓流淌中被一点点掩盖,在你无意间的一个回头之后,才蓦然发现,你已经寻不到昔日哪怕一丝半点的痕迹。

              

仿佛一切都如梦一般,而只有此刻,才是梦醒之时。

          

最后之作性格开朗而友善,她在学校人缘不错,与街坊邻居也是关系极好。她学习努力上进却又从不勉强自己,秉持着一定要活得幸福的原则,她从不为难自己。

           

毕竟……这是那个他拼命守护下来的、要让自己欢笑的世界。

             

她本应该住在单人间的学生公寓里,但是她拒绝了,理由是讨厌一个人的感觉。她跑去蹭番外个体的屋子,在对方象征性地捉弄了她一番之后,留在了那里。

      

清晨的阳光还未染上灼人的温度,悄无声息地透过窗扉,在桌面上晕染开来。只是那窗子太小,仅能照亮房间小小的一片空间,顾不得满室的阴霾。

            

最后之作早早地醒了,醒了之后她抱着日历没有说话,一直呆呆地坐在床上。

         

8月31日。

       

最后之作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甚至连尸体也没有送回来,消息隔了太久才传到自己的耳朵里,现在想来,还感觉十分不真切。

            

她隐隐约约地记得,有人告诉她,那个人是被敌人生擒了,似乎对方认为他有不少值钱的情报,然后不久之后就传来他死亡的讯息。

      

简直无法相信……少女获得消息时脑袋止不住嗡嗡的响。但是现在……无所谓了。少女逃避似的告诉自己,御坂只要记得那个人平时温柔的样子就够了。

      

无奈妥协的叹气是温柔,可遍体鳞伤的执着也是温柔……她矛盾着,但她太疼,疼得她不敢去想,那浸透鲜血的白发和不肯屈服的眸子。

         

今天,去看看他吧。

          

最后之作终于动了动,她把日历放在一旁,侧过头才发现天已经大亮。

       

不知道是哪一天,索性就在这一天好了。

      

她下了床,打开衣柜,从里面挑出一条天蓝色的裙子,和几年前的并不一样,但是没关系,她想着,如果会变成鬼魂的话,他一定会一眼就找到自己的。

           

最后之作收拾好一切,拎着小包,跟番外个体打了声招呼便出门了。

         

她凭借着记忆摸索,走过大街小巷,漫步了许久,才终于在一条街道停下。

      

果然……很不一样了呢。御坂御坂在内心感慨着。

       

那是一切开始的地方,自己傻傻地追在那个人后面不停地吐槽,以为那个人是个浑然天成的天然呆。

         

新式的路灯,重修的街道,在最后之作眼中陌生又熟悉。她小心翼翼地瞧,哪怕只有一星半点能和依稀的记忆重合,她都能欣喜万分。

      

只是这里,不知哪一天又会被时光的尘埃深深掩埋……

        

最后之作迈开步子,缓慢地,一步一步,跟上旧日的步伐,回忆在她的脑海中不断穿梭,她突然惊觉,往昔的轮廓不知何时早已不再清晰……

    

原来终究,什么都会被遗忘……

        

到了拐角的时候,最后之作惊讶地发现了一个小公园,不知道什么时候建的,她突然来了兴致,好奇地钻了进去,转悠了一圈之后,她在公园的一处座椅坐下。

        

她抬手遮了遮头顶灿烂的阳光,没一会就发现只是徒劳而已。索性放弃了,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呱太图案的水杯放在自己旁边,自己则打开了一罐果汁。

         

最后之作小啜了一口,低垂着头,她轻轻咬着罐子边缘,长出一口气,开始小声喃喃:


“这是御坂亲手磨出来的咖啡哦~不过御坂尝不出来味道好不好,因为御坂一直觉得咖啡这种东西难喝死了……”

           

几丝微风,拂起她的发丝,而后掩住她的眼眸。

       

“难以理解你的爱好,御坂御坂坦然地说着真心话……”

           

“不过即使觉得难喝也要喝掉!御坂御坂试着任性地耍脾气……”

     

“辜负御坂的辛苦的话,御坂就再也不理你了……”

     

少女一怔,心中忽地涌起一阵酸楚,她咬了咬下唇,身子又禁不住往下弓了一点点,像是要把脸埋进腿里一般,她微微颤了颤。

        

是你……再也不理御坂了……

       

时光荏苒。往日孩子气的话语,如今却成了深埋在心中的刺,不经意的一次触碰,便又会使人鲜血淋漓。

               

天色渐晚。

      

最后之作最终将那装满咖啡的杯子送给了过路的小孩子,而后迅速离开了公园。她第一次呆到这么晚。

           

那个人不会喝的。

       

少女清楚地知道,她早不似当初那般天真,亦或者,那份天真本就只有在那个人的羽翼下才得以生存。

             

她想回去,她慌不择路地要回去。因为天要黑了,因为8月31日的黑夜,是那个人第一次为自己遍染鲜血的夜晚。

       

少女开始奔跑。模糊的影像里,那个人背对着自己,顽强地站立着,明明血液已经从额头淌下,明明热度在不断流失……少女的双眼失了神。

   

仿佛从那一刻起……黑夜便再无尽头。

            

不,不是……她摇晃着头不再去想,她好累。她颓然停下了脚步,也没管自己跑到了哪里,只是在路口驻足,茫然地望着万千灯火。

        

人们三三两两从她的身旁掠过,吵闹的声音充斥了耳膜,却又好似挤不进半分。

       

她始终一个人站在那里,难言的寂寞从心头泛起,在夜色里化为那人爱喝的咖啡一般的苦涩,一小阵微凉的风拂过肌肤,她一个激灵,像是突然醒了——

       

该回家了。


3.

最后之作从不担心迷路这回事。

      

在那遥远的以前,她在发现自己迷路之前,就会被那个人面露凶狠地拦下来,并恼怒地指责自己的贪玩……而如今,再也没有了那个人之后,她也简单地找到了自己的方法。

     

漫漫时光,漫漫长夜。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她根据御坂网络里妹妹们的提示,没绕几个路口,就看见了熟悉的街道,她随即加快了步速。

      

哼,番外个体一定又会以各种理由嘲讽御坂一番……

糟了!说不定会不给御坂留晚饭!

嗯……不过风见应该会拦着她的,御坂御坂相信自己一定还能吃上饭!

      

喧嚣的夜晚。

       

最后之作一路不停念叨着,一次又一次加速,她不断地想着家里明亮的灯光,和那两个没完没了吵闹的人。

      

好像这样……就能够忘却这场黑夜。

         

“不好意思,借过借过。”

        

身后的声音迅速接近自己,最后之作下意识一让,却正好撞上那人,她踉跄几下站稳,刚要道歉,身边不知何时突然蹿出一个人,一把抢走了她的包。

          

最后之作愣了半秒。也只是半秒而已,她随即反应过来,拔腿就追了上去。

           

那人跑得飞快,看样子做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最后之作卖力地在后面追,那包里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

         

她的右手电火花霎时迸射而出,并在下一秒炸裂开来,噼啪作响,行进中在夜色里划出梦幻般的轨迹。

        

少女的右臂沐浴在蓝紫色的电光之中,发丝扬起,藏不住的急切。

       

“啊!”

        

一声惊呼,前面那人一下面朝下栽倒。最后之作愣了愣,有些不明情况,她周身的电光瞬间消散,赶忙跑过去,就见有个男子靠在墙角,笑眯眯地向她招了招手。

       

“小御坂~”

      

最后之作走近一瞧,见那贼的腿和那人的脚纠缠在一起,看样子是那男子把那可恶的家伙绊倒了。

       

“阿井同学!你怎么在这里?御坂御坂好奇地问道。”

         

那人正是最后之作的同班同学,性子活泼开朗,他平日里一身略显宽松的运动装,今天不知怎么穿了件连帽衫,领子高得快要遮住嘴。

      

他顶着帽子露出大半张脸,笑得灿烂,满是青春活力的气息,“嘛,来买点饮料……话说小御坂,你的口癖还没改掉啊?”

        

忽视掉对方的问题,最后之作扫了一眼阿井的袋子,一愣,略显惊讶,“咦,苦咖啡!明明那么难喝,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

      

没等那人回答,她又转移了话题,“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御坂御坂向你真诚地表达谢意。”最后之作蹲下,那抢劫的人几次想要站起来,都被阿井踩了回去,疼得直叫唤。少女想去抽回自己的包,无奈被那家伙抱得死死的。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等风纪委员来了,还不是一样要把东西交出来?而且还要被带走。现在松手,对方说不定会好心放了他。

       

最后之作抬头望阿井,像是在寻求帮助,阿井挑了挑眉,一脚把那人踹开,那人仰面翻了过来,痛得皱眉。最后之作看得有几分不忍,这时,阿井也蹲了下来,伸手去拽最后之作的包。

      

最后之作忽然愣住了。也就是这一瞬,那人忽地从怀里掏出一瓶喷雾,看样子是自制的。但他们没有时间多想,阿井去抓他的手,却抓了个空,水雾已经大片喷洒开来,带着呛人的气味,两人都慌张地捂上眼睛。

       

辣椒水。

       

最后之作后悔了,刚刚应该把他电麻的。她一跺脚,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犹豫地回头看向阿井的方向,而后她不顾眼睛还哗哗地往下流着泪,瞄了一眼慌张爬起来又跑远的人,她又冲了出去。

    

“喂!小御坂!”

        

阿井揉了揉眼睛,提着袋子也跟着跑了过去。

          

最后之作不时用手搓搓眼睛,努力地想提升速度,但怎么都提不起来,她只好一路跑一路喊:“抓贼啊!!”

       

似乎颇有成效。

         

前面一家便利店的年轻女员工举着棍子冲了出来,那贼刚好到她的面前,她抬棍就对那人的背一记猛击。

        

那人大叫一声,受不住这击打,一下摔在地上,包从手中脱出,滑得老远。

         

阿井的速度比最后之作要快,他已经跑在了最后之作前面。这时,从隔壁的花店又跑出一个高瘦的青年,两个人一同制服了那人。

            

“最后之作~”年轻女员工放下手中的棍子对她笑着挥挥手,花店的青年也跟最后之作打了招呼。

        

最后之作停下脚步,前面有谁拾起了她的包,朝她抛了过来。

      

少女慌忙接住。

       

最后之作抱着包,抹了抹眼泪,她正要看过去,却见一片的粉色在她的面前铺展开来。她抬头,对上对方碧绿的眼眸。

        

“我刚刚路过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喵?”

        

芙蕾梅亚。

        

最后之作忽地笑开了,温润的眼眸映着夜晚的灯火,却照不出任何人的影子。

         

看啊,御坂交到了好多可靠的朋友。

         

少女向芙蕾梅亚道了谢,拉着她小跑到前面,又向那三个人表达谢意。

         

月光温柔,倾洒而下。

        

众人聚在一起,等待风纪委员过来,他们好奇地询问最后之作事情发生的经过,提醒最后之作注意安全。

      

不久,隐约从那里泛起了欢声笑语,一切都融入了柔和的夜色里。

        

这是8月31日的夜晚。

      

没有他的夜晚。


4.

“你也该回去了,御坂御坂指了指黑乎乎的天,试着提醒你。”

          

抢包事件已经处理完毕,众人早已离开,除了那名叫做“阿井”的少年。他此时正提着装满咖啡的袋子走在最后之作身侧,打算陪她回家。

      

“男生就是为了好好保护女生才存在的,要送你送到楼下才行哦。况且你姐姐也打电话来了,她很担心不是吗?”

       

他抬手去摸最后之作的头,却被最后之作拍掉手,最后之作捂住头跳到一旁,不满地说,“是妹妹!!而且御坂不是小孩子!御坂御坂要求得到正视!”

        

阿井愣了愣,然后笑道,“明白,最后之作小姐!”

             

人影渐稀,黑暗愈浓。

        

阿井发觉最后之作有些慌张,动不动就奇怪地偷瞄自己。她总是努力地找话对自己说,走路的速度在不知不觉中加快,像是在躲避着什么。

      

是怕黑吗?

      

他望向前方无尽的黑暗。

          

还是这黑夜太过寂静……仿佛一不留神便会被其吞噬,尸骨无存。

          

“阿井同学今天的衣服看着好别扭,不热吗?御坂御坂担心地问。”

          

少女拉拉他的衣服,那人耸耸肩道,“嘛,感冒了,穿厚点总会好些吧。”

       

语罢,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看向少女的包,“小御坂,包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吧,以后少带出来,省得被贼盯上。”

      

最后之作一愣,而后摇了摇头,抱住自己的包,“没有啦,只是个念想而已……”

       

她停下步子,从包里掏出一个塑料小包,打开来,里面是几枚没用过的创可贴,颜色鲜艳,样式可爱,一看就是小孩子用的款式。

      

遥不可及的念想。

          

时间会模糊所有的回忆,难以消蚀的,只有这紧握在手中的事物。

            

像是儿童时代的东西。

       

阿井沉默了,他不知道那些东西是怎样保存这么长时间的,随身带着如今却依旧如同新的一般……他只知道此时少女看着手中的创可贴,似是记起了什么,她的脸上扬起一个微笑,可那笑容之中却没什么喜悦。

        

分明是满面的悲伤。

       

“嘀嘀!”

       

有什么声音响起,少女一惊,她把塑料小包塞进包里,而后拿出手机。

      

一条短信。

        

“那个,御坂到了,御坂御坂准备在这里跟你道别。”最后之作蓦然抬头看他,表情莫名地有几分……

   

落寞。

        

她突然道——

       

“御坂是在睡觉吧。”

           

少女低垂下眸,嘴角上牵起一丝苦涩的笑意。四周一片寂静,她走到那人身前,伸出双手抚过他的发丝,轻柔地摘下他的帽子。

        

黑色的电极环绕在他的脖颈上,于月色中泛着点点光泽。

        

“御坂听说了哦,有一种变身魔法……”

            

那人没动,最后之作张开双臂,缓慢地抱住了他,目光里满是悲戚的平静。

          

“真是的,居然能梦到这种场景,御坂果然……还是个幼稚的小鬼……”

        

“不过,真是太好了。”

       

她把脸埋进对方的怀里,双臂越收越紧,她感受着对方的体温,深深吸了一口气。

         

“御坂御坂还能在梦里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少女还是哽咽了,眼泪在一瞬间淌下,最后之作把头抵在那人身上,双手死死抓住那人的衣服,最后不管不顾,哭得声嘶力竭。

       

遗失了太久的珍宝,在再见到的那一刹,是多么想万分疼惜地护在手中,只是……

      

终将破碎。等御坂睁开双眼的时候,又要回到没有你的世界了吧……

       

最后之作像极了被抛弃的孩子,满是委屈。

        

可御坂御坂,怎么舍得离开你?

       

她抬起头,想看看他,那人的模样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方通行的样子,白发,赤眸,熟悉的眸子里满是歉意。

         

最后之作怔住了,贪婪地凝视着那人,她缓缓地抬手,想要抚上他的脸颊,想将那张面孔刻进骨髓里。

          

可还未触及肌肤,她便缩回了手,她退后几步,忽然转身慌张地跑走,冲进了大楼。

       

这场梦,迟早会醒来。

          

都这么多年了,御坂御坂……

      

也该醒了。

        

少女不顾满脸的泪水,不顾害怕的心情在一瞬间席卷而来,头也不回。

          

5.

最后之作乘着电梯,从未这么焦急过,空荡荡的电梯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身边越是安静,她越是心烦意乱。

      

终于到达二十一楼,她匆匆开门,番外个体和风见不在家,她没有开灯闯进了黑暗里,没在意桌上为她留的饭菜,她一头扎进屋子。

      

她钻进被子,把自己完完全全埋在其中。

        

醒来吧,醒来吧……

      

她无声地呐喊,嗓子是哑的,眼泪止不住地涌出,她蜷缩着,现实能使她清醒,可她摆脱不了梦境。

       

为什么不醒来啊!!!!

         

最后之作拼命甩着头,问题的答案就在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对面,但她逃避着,不愿伸出手去触碰。

    

因为……

    

仿佛有什么在耳边叫嚣,一片嘈杂,少女想要听清,却畏惧着去听清。

          

想见他。

       

内心深处忽地响起一个声音,无比清晰,惊雷一般,喧嚣立时散去,最后之作一愣,那声音在脑海中越发响亮……

    

可他已经死了。

    

她的心脏一紧。

      

想见他。

       

又一遍,最后之作捂住头,她知道,其实这心情在看见那人面容的一刹那,便一发不可收拾……

      

可他已经死了。

     

她喘不上气来。

        

好想见他,真的好想见他……

       

隔了太长时间的思念终于在这虚假的幻境中泛滥成灾,她抱住被子呜呜地哭,被压抑了太久的渴望疯狂地膨胀……

      

可他……已经死了。

      

不过是不可拯救的绝望。

              

只是遗忘了太久,所以在再度唤醒之时,才会又一次痛彻心扉。

        

最后之作猛地掀开被子。

      

新鲜的空气立刻疯狂涌入她的肺,泪水使她的脸颊感受到点点凉意,满目的黑暗不见半点光明。

     

梦也无所谓了,御坂御坂就再见一面!

       

一面而已,之后御坂就再也不会胡闹了,御坂御坂发誓好不好?

         

“难喝死了。”

      

那是仅在回忆中存在的音色。

        

最后之作刚要下床,动作一下顿住,她慢慢回头,魂牵梦绕的那人正坐在窗台上,穿着方才的连帽衫,那帽子垂在背上,露出他罕见的发色。他背倚着窗框,那位置让人看了便胆战心惊。

      

可最后之作却不觉得吓人,她痴痴地看着,月光洒在那人的身上,有种惊心动魄的凄凉与美丽。

    

他叹了口气,抬手扔过来一个圆柱形的物体,最后之作接住,定睛一看,是自己装咖啡的呱太水杯,她晃了晃,是空的。

      

“胡说!御坂御坂反驳道。你明明都把它喝完了!”最后之作开口才发现哑了嗓子,她努力绽开一个笑容,却是比哭还难看。

    

“不然我为什么买那么多咖啡?喝了那个,我都要忘记咖啡的味道了,小鬼。”

      

太过熟悉的称呼让少女心头一跳,泛起一阵酸楚。

    

那人又叹了口气,跳下窗子,他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揉了揉自己白色的发丝。

          

“别哭了,小鬼。”

      

他的声音满含无奈,少女这才发觉自己又一次满脸泪水。

      

“对不起。”

         

是那人渐渐沉下去的音调。

      

最后之作彻底愣住了,少女瞪大眼睛看着他,而后疯狂地摇头,她跑过去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控诉一般想说些什么,最后却都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大哭。

     

不怪你,不怪你,怎么会怪你呢……

       

是御坂渴求的这条路太艰难,才会让你遍体鳞伤,一去不返……

    

在那个曾经傻傻坚持的人面前,她的坚强根本溃不成军。

    

“一方通行……是大笨蛋!”

       

那人一脸歉意,似乎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不断用手指抹去她的眼泪。

        

许久,她哭累了,抱住一方通行不再动弹。

        

“为什么不装像一点,御坂御坂小小地抱怨,这样御坂就不会发现你了。”

       

少女低声喃喃,短暂的时光,她不愿再离开一分一秒。

     

“那你是怎么发现的?”少见的、尽可能柔和下来的语调。

      

少女哼了哼,“刚才御坂收到了阿井同学的短信,说他生病了在医院,并且向御坂抱怨作业还好多没写完。”她顿了顿,“还有啊,你为御坂拿包的时候,一蹲下来,御坂就看到电极了……而且你还提着一大兜子咖啡,追贼的时候都不肯松手……嘿嘿,难道里面有御坂御坂送你的咖啡不成?”

     

少女傻兮兮地笑了笑。

      

御坂还真的是,编造了一个好真实的梦境。

        

那人没答话,最后之作也住了口,两人沉默地相拥,屋内一时间安静得出奇。

       

少女忽地说道,“快要醒了吧。”

       

语调平静。

       

那人沉默半晌,才答道,“是。”

     

他顿了顿,叹出一口气,“是该醒了。”

       

话音才落在最后之作的耳畔,少女的脑袋便一阵疼痛,她下意识抬手捂住头,踉跄几步,只觉得头晕眼花,眼前的景象不断晃动。

       

她疲惫地揉了揉眼,而后蓦然睁大了眼睛。

     

梦已醒来。

       

终于松了一口气,最后之作呆呆瞪着酸痛的眼,还是感觉呼吸困难,原来空虚,竟是这样沉重不堪。

      

这才是现实。

        

几乎空荡荡的天花板,映入少女的眸子里,少女的手一摸,抓到了床单。

        

眼前还是那一片静默的漆黑,她抬头想看看自己的附近,少女似乎还有着一点不想舍弃的、妄想一般的期待。

     

最后之作刚刚将头抬起,她霎时怔在那里,目光突然像被钉住了一般死死盯住前方。

       

那人赤眸白发,倚在床边。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一下子坐起,忽地发觉自己与梦中一样,在自己的房间里。

        

难以接受,她伸手要去扯自己的脸蛋,却见那人走到自己身边,抬手轻轻一记手刀。

   

和梦里最后的感觉极像——有点疼。

       

“别摆出那副哭丧脸,小鬼,”

        

那人的声音叹息一般,却又太清晰,清晰到她几乎以为是错觉。

      

“这三年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没错,不过我可没那么容易死啊,好歹给我拿出点自信……可恶,本以为你这家伙今天能慢慢发现,然后适应过来的,竟然把什么都当梦……哭晕了吗……”

      

那人烦躁地抓着头发,似乎慌张着不知道该说着什么好。

      

许久,他才再次开口——

        

“对不起。”

        

他微微垂下头,白色的发丝掩住他的眼眸。

    

对不起,没能和你联系。

     

对不起,使你痛苦煎熬。

      

对不起,让你孤独长大。

      

他将眼前的少女揽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叹一声:

      

“我回来了。”

       

少女的身躯不住地颤抖,在一方通行的安抚下终于渐渐平静下来。

     

“欢迎回来,”最后之作沙哑着小声道,“原来御坂还可以……这么幸福,御坂御坂……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终于,她在那人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太好了,御坂御坂感叹道。”

      

8月31日。

    

能与你再次相遇。

        

————————End.


后记

写完之后再看,感觉相当没头没脑的呢……即使是今天也没有发糖,请不要打我【捂头ヽ( ̄д ̄;)ノ

有这个脑洞,是因为做了个梦,梦到长大的lo住在番外个体家里,天天在看番外秀恩爱……【喂】

后来梦境变换,又梦到lo因为牵扯到了什么事件,被很多人追着跑,但是因为lo的很多新朋友都来帮忙,所以lo逃得很顺利……(这一段写着好困难,所以替换掉了)

我在梦里的时候,总觉得有哪里很不对劲,后来我醒过来,才发现——梦里没有一方。

嘛,当时觉得这是个不错的虐梗(be),先攒了下来,到了后来,突然发现可以合到831的梗这里来,不忍心在这一天开虐,于是最后就变成了he……

所以看起来有点没头没脑orz

关于lo的能力问题,记忆中lo可以用能力做出闪电效果,但我其实并不知道lo的等级三能力完全发挥出来会到什么地步,如果写夸张了,请谅解。

风见——这个人物是原创没错啦,梦里梦到的,我还挺喜欢的,以后写文说不定会拉他出来调戏番外w

然后,就到这里。

再次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 ( 52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