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心之所属/cp:露中/扑克设定

写在前面:

首先感谢戳进来 (´▽`)ノ♪

下面的话与其说是说给大家听的,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的,总之能忍受我一通废话还继续往下看的亲真是十分感谢orz

说起来其实这里本来是想写米英的,但是不知怎么地最后脑子里奔出来的东西都是露中,所以cp就拐向露中了……

大纲列了一半,所以很担心自己会不会中途写不下去,毕竟懒癌,想着发到这里的话应该也不会打扰到谁,所以就在这里先攒着(?)总之还是对自己说加油吧ヽ(´・д・`)ノ

如果写到二十章还觉得好有动力的话,我就发到贴吧里去(´・ω・`)

第一次的bl向作品呢,最后再次感谢阅读!!!

     

驱散不去的黑夜。

星星被浓厚的黑暗所吞噬,不见一点光辉。望不穿的天空仿佛没有尽头,让人心悸不已。

只有薄凉的月光悠然倾洒而下,无声而神秘的美丽悄悄渗入窗扉。

“哥哥……不会让你死的,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奶金色头发的少女伏在床前,双手与发丝沾了鲜血也毫不介意。她的声音颤抖着,抑制不住的慌乱与无助在黑夜里愈发让她感到寒冷。她的眸子低垂着,映着冰冷的月光盛满了绝望。

“哥哥,哥哥,哥哥……”

她低声喃喃。看不清床上的人的面孔,只有依稀可见蔓延而开的血液浸透了床单,在夜色里一点点化作浓厚的黑。

“我会救你的,无论如何都会救你!所以——”

声音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少女蓦然从床边站起,她一把扯下头顶上的蝴蝶结发带,而后用其随意将自己的长发束起。她的目光不知何时变得漠然,那是几近疯狂的冷静。

“你一定会活下去。”

1.

“王耀,你可要帮帮我!”

阳光明媚的午后。

隐隐有花香从窗户的缝隙飘荡而入,放眼望去,一片生机勃勃的翠绿盛着斑驳的光点,正努力伸展着,满目的生命力在夏日的热浪中熠熠生辉。

虽然有如此大好的天气与美景,但对黑桃国骑士王耀来说,这显然并不能使他心情愉快。

尤其是在国王陛下再次任性地抛下工作跑到外面的几天之后。

“呵呵。”听到久违的音色,王耀从本属于对方的办公桌前僵着脸站起身。

“那个,虽然说hero没有通知一句就跑出去很不对……但是hero真的遇上大麻烦了!”

面前高于自己的金发少年难得露出苦恼的模样,他的金发被投进来的光线镀上一层浅淡的光辉,面容却埋进了阴影里。王耀闻言挑了挑眉,然后抓着桌子上的一叠公文朝对方身上砸了过去。

他快步离开办公桌,面无表情,不顾公文落了满地,或许那其中还有他帮忙批过的。

“我要放假,”他路过对方身边的时候,看都没看对方一眼,“然后把我多干的量休息回来。”

看到王耀的动作,衣着华贵的少年顿时慌张起来,他转身一把拉住王耀,王耀一甩手没有甩开,便立刻开始奋力挣扎。

在发现自己仅仅凭借力气根本挣扎不过之后,王耀努力维持的平静表情终于崩塌。

“阿尔弗雷德你个怪力狂!放开我阿鲁!”他恼怒起来,袖子一抖,“任性的国王没有资格提要求阿鲁!”

几把小刀一瞬间便从袖口滑出来,王耀没有犹豫,小刀“嗖嗖”几声脱出手,破空之音于耳畔响彻。阿尔见状,没有拿什么东西去挡,他迅速挪动身子避开,动作极为刁钻却又是简单利落。但他还是被划破了衣服——那标志着他国王身份天蓝色大衣的一角。

只是在这全过程中,阿尔的手还是紧紧拽着王耀,似乎时间紧迫,很是害怕他跑掉。

结果王耀猝不及防,被阿尔拉着几个踉跄,他想站稳身子,却因为阿尔而没法保证平衡——王耀“噗通”一声被面朝下带倒在地。

唯一抬着的那条胳膊,还是被阿尔死死拽着的那条。

“王耀你没事吧?自己站不稳这种事情可不能怨hero哦~”

王耀默默地从地上爬起来,脸黑得不能再黑。

阿尔瞧着对方的脸,心里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升起,并渐渐汇拢成形。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总觉得,如果自己再不松手的话,接下来就不会是这玩笑一样的扔小刀了,王耀那家伙极可能会用实打实的体术来招呼自己……

“发生什么了?”

有谁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

屋里的两人一惊,循声望去,这才发现皇后陛下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

那人身上的正装不带一丝灰尘,不似阿尔对待衣服的漫不经心,他的黑色小礼帽以优雅的角度戴在软金般的发丝上,颈子前端正的蝴蝶结使人觉得得体而庄重。

皇后,黑桃国仅低于国王的职衔。

黑桃国的皇后此时正一脸好奇地看着气氛诡异的两个人,还有那撒了一地的公文,以及玻璃上因匕首而绽开的裂痕。

他比王耀稍微高出一点,祖母绿的眼睛颇为疑惑地审视着这里的情况,他的粗眉毛微微皱了皱。

“刚回来?”

他大致猜到了现在的状况。

他看向金发的少年,那金灿灿的头发比自己的要亮眼得多。

“啊啊!对了!”阿尔没注意到对方藏在眉眼里深深的怒气,他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给亚瑟你带了礼物哟!”

他湛蓝的眸子恍若天空一般澄澈,透着耀眼的阳光。

亚瑟怔了怔,他有些苦恼地发现,愤怒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但又立刻,在这明媚的晴空中同退潮一般消了大半。

他的目光不自然地瞥向别处,声调柔和了许多,“即使是这样,也别想着能逃脱惩罚!”

阿尔笑嘻嘻的,“惩罚对hero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啦!”

这时,在一旁的王耀忽地开口,他原本黑着的脸不知为何化作了万分灿烂的笑容。

“皇后陛下,国王陛下说他外出的这几天,十分想念您做的司康饼。请务必在惩罚的同时,完成他的心愿,毕竟他是您亲爱的弟弟。”

阿尔一愣,瞪大眼睛看向王耀,他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什么,但最终却是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亚瑟也是一愣,他有些惊讶地看向本国的骑士兼自己的好友,半晌,却是只有一个字,“耀?”

王耀一脸真诚,狠狠点了点头。

“明明之前还不乐意的……哼,”亚瑟背过身去,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的语气透露出些许得意与愉悦,“既……既然这样,吃完之后……一定给我老老实实回到岗位上去!”

语罢,没有给对方回应的机会,柔和的绿色光辉从亚瑟脚下悠然升起,他的衣衫和发丝似风拂过般微微舞动,光芒在瞬间笼罩了他。

下一秒,他便消失在阿尔和王耀的视线中。

王耀勾起嘴角,想必是去了厨房。

阿尔僵在原地,呆呆看着亚瑟就那样消失不见。

亚瑟的厨艺……王耀看见阿尔沮丧得似乎连头上一直翘着的那撮毛都蔫了下来。

心情大好。

王耀不再介意阿尔偷偷跑出去的事,他抱着胸,“说吧,想找我帮什么忙?”

他顿了顿,神情严肃起来,声音也一并沉了下去。

“而且还是不想让亚瑟知道的。”

……

……

罗莎,皇后魔法方面的挚友。

那是一位扎着双马尾的金发少女,或许称之为少女并不恰当,至少站在她面前的人知道,在很久以前,她也是如今这副年轻模样。

她扶了扶眼镜,柔顺的金发掠肩滑下,她投入地阅读着桌上的书籍,而原本整洁的办公桌上,魔导书堆积如山。

“罗莎小姐,有人传来消息,骑士出国了。从方向上来看,目的地很有可能是梅花国。”

来者毕恭毕敬朝他面前的少女鞠了一躬,他再抬头时,少女并没有停下她手里的动作,比起对方的面容,此时她头上那小巧的黑帽子似乎更为显眼。

两人沉默了许久,少女没有说话,那人亦没有疑问什么。一时之间,整个屋子里,只有翻阅纸张的声音在空气中不断回荡。

“关于国王来找过我的事情,不要告诉皇后陛……”

罗莎突然开口,她的动作顿了顿,“不要告诉首领。”

少女又翻开一页,纸张清脆的声响颇为悦耳。

那人再次鞠了一躬,“是。”

又恢复到了方才的沉默。

许久。

罗莎稍稍抬眼看了看眼前的人,他还未离开,仍旧是恭敬地站在那里。

“不必担心。”少女没有介意,继续将目光投向书本,“我不会去抢亚瑟的位置,更不会把组织卖给国王。”

那人没有说话。他知道,从很早以前开始,这里就只有她一人敢直呼首领的名字。

“而且亚瑟……很快就会知道这件事。”

少女感受到对方的视线,那人似乎因为这句话动摇了。他犹豫了几秒钟,终于向罗莎鞠躬告辞。

罗莎听见门被轻轻合上的声响。

她微微叹了口气。

“那两个笨蛋!”

评论
热度 ( 9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