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心之所属/cp:露中/扑克设定

2.

终于……

找到了一家茶馆。

刚发现这里的时候,王耀简直欣喜若狂,在梅花国这个遍地都是酒馆的世界里,王耀觉得,这里简直就是自己的归宿。

他捧起一碗茶,小小啜了一口。

“啧!”平淡无味。

一瞬间,王耀苦了脸。或许它并没有王耀想的那么糟糕,但作为茶的忠实爱好者,他的面上还是浮现出了义愤填膺的表情。

“这一点都没有体现出茶的精华阿鲁!一!点!都!没!有!”

“小兄弟喜欢茶?”

不大的声音,王耀抬眼便看见有人坐在了自己对面。

梅花国的夏天不如黑桃国炎热,即使如此,王耀还是十分惊异,为那人脖子上长而厚的围巾而惊异。

那人个子很高,如果两个人都站着的话,恐怕自己只能仰望他。他挡住大部分从门口照射到自己身上的阳光,白金色的发丝有几分晃眼。

“是啊,不过附近好像只能看到这一家茶馆。”

王耀并不介意和谁聊聊,或许从中,他能获得一些意想不到的有用信息。

“小兄弟不是本国人吧。”那人笑了笑,眯起了他紫色的眸子,“这个国家只有这一家茶馆哦。”

王耀露出吃惊的表情,只听那人又道,“大家都很喜欢喝酒,但是很少有人喝茶。”

语罢,那人朝柜台挥了挥手,喊道,“一瓶伏特加!”

王耀一愣,然后迅速转头向柜台看去,他见店员果真拿出了一瓶伏特加出来。

王耀只觉得自己的心灵被深深地震撼了。

这不是茶馆吗?!

“看吧,即使是这里也会卖酒哦。”那人晃晃酒瓶子,笑得像孩子一样开心,“只卖茶的话,根本养活不了自己。”

王耀只觉得十分无语,“那干嘛还开茶馆,直接开酒馆不就好了。”

那人打开酒瓶,似乎没有要用杯子喝的打算。果然,他对着瓶口就是一口,笑道,“听说啊,这家店主的妻子是个外国人,很喜欢喝茶,但是他的妻子不幸病死了,所以店主只能用这种方式来纪念她。”

王耀边听边装模作样点了点头。

所以谁来告诉我,为什么这里的茶会这么难喝?

那人看着王耀呆呆点头的样子,禁不住又笑了,他把下巴埋进米白的围巾里,“告诉你个秘密哦。”他的表情似乎是认真了起来,“这里的伏特加是全国最好喝的!”

王耀看了看他,又喝了一口茶。

“是吗。”

“诶?不问我为什么吗?”

王耀对上那人有些惊讶又有几分失落的眸子,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为什么?”

那人得到了问题,立刻笑开,“因为我是供酒商!”

“这样啊。”

王耀看看他抱着酒瓶,一脸满足的样子,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

虽然如此,不过那人也并没有因为王耀冷淡的态度而心有不满,他依旧兴致勃勃地跟王耀说话。

“小兄弟,你是哪个国家的?”

他的声音有几分脱不去的稚气,笑容也如同孩童一般天真无邪。王耀叹了一口气……像极了一只大号的娃娃熊。

“四个国家中,除了梅花国,只有两个国家有我这样的人,分别是黑桃国与红心国。”

王耀指了指自己琥珀色的眼瞳与墨色的发丝,他顺滑的辫子绕过脖颈,在肩头映出柔和的光泽,“我是哪个国家的……”

他调皮地眨眨眼睛,一分灵动在不经意间荡漾开来。睫毛交错,宛如蝶翼扑动,于温润的眼瞳中悄然起舞。

“你猜猜看?”

那人似乎怔了两秒,而后他低下头,沉下眸,嘴唇微微动了动。

声音模糊。

王耀没有听清,只是他还没问些什么,便又见对方开口。

“黑桃国。”

他微微歪了歪头,“我猜是黑桃国哦。”

闻言,王耀没有说话。他低头抿了一口茶,再抬头时,他又扬起一个笑脸。

“为什么这么猜?”

“因为——”凝视着王耀,那人眸子里满是认真,他故弄玄虚一般拉长了声音,而后突然轻笑了几声。

“这家店长的妻子就是从黑桃国来的。”

意料之外。王耀听到答案愣了愣,然后他摇头笑笑,颇有几分无奈,“是啊,黑桃国。”

他道,“我来这里旅游。”

“旅游啊……”那人点了点头,“忘记说了,这里二楼可以住店哦。我可以让店长帮你优惠。”

王耀闻言环视了一圈,茶馆一角的一扇门后似乎是通向二楼的楼梯。他看向那个大个子,对于这样主动的帮忙,他略感惊讶。

那人只是笑着说道,“我想交几个外国朋友呢,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把酒推销到国外去。”

“是吗,”王耀顿了一下,接着也道,“那我不如试着在这里做茶的生意,”他低头看了看碗里的茶,又看了看对面的人,“好让你们体会一下博大精深的正宗茶文化!”

语罢,两个人对视一眼,一齐笑了起来。

或许是有些饿了,王耀起身,道,“我去要些点心。”

那人没应他的话,在王耀离开后,他微微垂下头,眼神略显麻木地盯着半空的酒瓶子。

瓶身上隐隐约约映出正在买糕点的王耀的影子。

……

……

“妈妈妈妈……”

门口传来吵闹的声音,王耀歪着身子看过去,只见一个短头发的小女孩抹着眼泪进了茶馆,她衣着破烂,看样子有七八岁大。

他看了看店里的人,似乎并没有人在意她,所有的人都是该吃吃该喝喝,就连店主也没有把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注意力放在这里。

他瞄了一眼专心喝酒的大个子。

“妈妈,你在哪里呀……”

小女孩的哭喊声很大,大到至少王耀认为全店的人都可以听见。这里或许没有她的母亲,但是……

王耀皱皱眉,没有一个人有反应也未免太奇怪了阿鲁!

难道说,民风如此吗?

似乎全店只有王耀一人盯着那小女孩看,那小女孩好象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一般,哇哇哭着向他走过来。

王耀本就喜欢小孩子,看见对方朝着自己走过来,他马上就要站起来,结果对面的大个子忽然这么来了一句,他动作一僵。

“别理会她比较好哦~”

“诶,为什么?”

大个子笑了笑,自顾自得继续喝酒,没有说话。

王耀很是困惑,又问了他好几遍,对方只是晃晃酒瓶,根本没有要回应他的意思。

是新的行骗手段?那说一下也没关系吧阿鲁。

王耀看向哭得凄惨的小女孩——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帮一下吧。

“小妹妹,跟妈妈走散了吗?”

王耀起身,小跑到小孩身边,弯下身子。

“妈妈……妈妈不见了……”

那小孩眼泪根本停不下来,王耀看她没什么戒心的样子,不禁在心里为她庆幸一番,要是先遇见了人贩子,再哭也没人能管得了了。

王耀尽量表现出和善的样子,“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在什么地方发现妈妈不见了?”

小女孩指了指茶馆门口。

王耀会意,又问,“那是什么时候?”

小女孩摇摇头,手又揉了揉眼睛,她一吸一顿地回答,“不……记得了……”

王耀想了想,领着小孩坐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他捏了几块糕点放在她手里,然后跑到柜台去询问情况。

他觉得,如果小孩子是在这里走丢的,依那小丫头的哭闹程度,老板总会知道些什么。

“唉!老板!”

王耀去找那柜台的人打招呼,那老板却面色古怪地看他一眼,王耀刚提及那找不着妈妈的小姑娘,老板慌忙摆摆手。

“别理她别理她!”那老板压低了声音,一脸的小心,“会死人的!”他垂着头叹口气,马上又道,“赶紧把这瘟神请走吧!”

王耀十分惊讶,也不知道这小女孩究竟有多大能耐,能把一个成年人吓成这样。他的好奇心驱使他继续问下去,但茶馆老板已经不再理会王耀了。

王耀有些郁闷地往回走,这时他才发现,全店的顾客目光躲躲闪闪,都向这里看,一个个神情奇怪得很。

“能不能……帮我找找妈妈?”

王耀回去的时候,看见那小孩正死死盯着大个子看,而大个子看样子根本没在意那尖锐的视线。小孩马上注意到王耀,便不再去管那个大个子,她立刻抬头,顶着还没擦干的泪花看向王耀。

王耀在小孩旁边坐下,微笑道,“好啊!”

小孩听到这话,似乎很是开心,她终于咧开嘴笑了,虽然刚才的泪珠还挂在脸上,晶莹剔透的。

“谢谢大姐姐!”她道。

王耀脸上的笑容一僵。

对面,大个子“噗”地一声笑出来,然后他看到王耀对他很用力地翻了个白眼。

大个子毫不介意,他突然站起身,身体微微前倾,他的右手轻轻挑起王耀的几缕发丝,放在指间温柔地摩挲。

他眼中含笑,仿佛有紫色的光华流转不息。

王耀有些不明所以地抬头,而后在他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的面容。

那人将手中的秀发抵到鼻尖,目光不肯离开王耀,他的嘴角满是戏谑的笑意,一字一顿:

“娇俏美人,秀色可餐。”

王耀挑了挑眉。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