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心之所属/cp:露中/扑克设定

3.

王耀四处望了望,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虽说面积不小,但这里和楼下一样,朴素而简洁。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但屋内灯光亮如白昼,月光在夜色里铺开,却是一丝半点都难以挤入窗扉,只能在外静默地与黑夜为伍。

王耀摸摸柔软度适中的双人床,终于叹了口气,“伊万,我睡地上吧。”

那是不久之前。等到王耀去订房间的时候,茶馆的房间已经订满了。他本来也没有硬要呆在这里的执念,但却被大个子告知,其余的旅店离得很远。

王耀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他不介意跑得远些,只是可能会让孩子受委屈。而且,如果小孩子的父母找来,小孩却让自己带走了……这不跟人贩子似的。

“跟我一起住吧,”那时,那个大个子眯着眼睛,半张脸在围巾里,笑得让人捉摸不定,“我有老板特地留给我的房间哦,双人床呢。”

王耀微微甩了甩头,他从回忆中脱离出来,道,“我找老板再要一床被褥。”

“没有必要啊王耀,”大个子露出不理解的表情,“够睡了啊,”他指了指床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双人床。”

一下午的时间,足以让他们互通姓名。王耀的本意是要与梅花国协商,只是不敢大张旗鼓地来,他倒是不介意透露自己的名字。只是伊万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把王耀吓了一跳,王耀思忖一阵,不知道那人是正好与梅花国国王重名的普通人,还是真的是梅花国的国王?

他记得梅花国国王是两年前新上任的,却未曾在大的会议露过脸,王耀作为黑桃国的骑士也不知道对方究竟什么样子。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顶着梅花国国王的名字接近自己,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

王耀回头看去,那小女孩不知是在别扭什么,怎么都不肯告诉他们自己的名字。

王耀无语,他把不远处的小家伙拉到身边来,轻轻拍拍她的头,对伊万道,“我们可是还有小孩子啊,她要长个子的,不能和我们挤着睡。”

伊万看了看那个小孩子,点了点头,没说话。

没一会的工夫,王耀已经抱来了被褥,并且在地上铺好,整整齐齐。王耀给小孩子洗了个澡,自己又冲洗一番,当伊万带着一身朦胧的水汽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王耀正在窗边梳头发。

过肩的墨色的发丝披散开来,与那持着木梳的白皙腕子相映,像是感受到伊万的视线,王耀转过身,他身着小熊猫图案的睡衣,黑褐的眸子有几分不解,“伊万,你盯着我干什么?”

不知该说是俊俏还是可爱。

伊万在床边坐下,保持着他一贯的笑容,“长头发就是麻烦,有事没事都要梳一梳。”

听到这话,王耀立刻不乐意了,他拿着木梳从窗边蹬蹬蹬走到伊万面前,把木梳往伊万头上用力一插。

“常梳头可以通达阳气,散风明目!”他说着还觉得有些不满,又用手指轻轻戳了戳伊万头上的几个穴位,“还能畅通脉络,总之好处多着呢!”

“脉络?那是什么?”伊万没有拒绝王耀的接近,那小熊猫的图案十分贴近自己的脸,它在王耀的睡衣上抱着竹子,笑得很是满足。

“这个啊……讲起来有点麻烦,”

王耀似乎突然对自己的头发有了兴趣,不知怎么的竟帮自己梳起头来。

伊万盯着王耀衣服上的小熊猫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简直都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一点点暖烫自己的脸颊,根本没听清对方在说什么。

“……总之,畅通脉络在这里是件好事情,不过头油的人还是不建议多梳头的。”王耀似乎还揪了揪自己的头发,伊万有点疼,他想要揉揉,抬手却被王耀打掉。

王耀往后退了两步来欣赏自己的佳作,伊万见他满足地笑了笑,又点了点头,一脸得意,然后他严肃地嘱咐伊万,“我好不容易才梳得这么漂亮,你可千万不要动!”

伊万不知怎么竟真的没动。他看着王耀迅速跑走,拉上窗帘,然后关掉所有的灯。

“睡觉啦睡觉啦,”王耀到床边,揉了揉小孩子憋着笑的脸,他把食指竖着贴在唇边,眨了眨眼,“安静睡觉!”

而后,王耀迅速钻进了自己的被窝,背对着伊万躺下。他小心翼翼地听着,伊万似乎怔愣了许久,才到床上和小女孩一起躺好。

“呼……”王耀用手拉了拉被子遮住半张脸,他缩成一团,终于悄无声息地捂着嘴笑了。

说我是美人?王耀在内心哼哼两声,那我就把你弄成小丫头阿鲁!

那边,大个子的伊万顶着两个小小的羊角辫,翻了个身,而后进入了梦乡。

深夜。

梅花国的夏季意外得让人感到清凉,王耀隐约感觉到寒意从地板一点一点渗入到皮肤之中,他的意识有些模糊,想要把在被子外面冰冷的手缩回来,但却懒得使劲。

王耀不知道时辰,只知道此时寂静得没有半点声响。

不,不对。他的眼睛微微眯开一条缝。

他看见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潜入,无声地,投下一小片灰色的朦胧。梦一般,略为凄冷的迷幻。

啪嗒、啪嗒。

有谁的脚步声,一下又一下,穿过地板透过枕头,于沉默的黑夜中,在王耀几乎紧靠着地面的耳边,轻微却又如雷声般响彻。

啪嗒、啪嗒。

王耀有些不满,他的睡眠质量并不太好,所以会被轻易吵醒。他迷迷瞪瞪地想着,看来伊万那个大个子没和什么人一起住过,半夜起来上厕所也不知道该轻手轻脚,害得他半夜醒过来。

没吵醒小孩子吧……

王耀犹豫了一下,还是翻过身准备看看小孩子的情况,结果他刚起身,就听门“咔嗒”一声——开了。

王耀一惊,他把视线率先投向了门口,他见伊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了房门,那人高大的身影被墙一点点吞噬,迅速消失在王耀的视野中。

没有关门。

王耀低头不语,皱起眉头。半晌,他突然开始穿衣服,在这过程中,他大眼一扫,发现小孩子也不见了。

“诶?这不合理啊阿鲁!”王耀惊讶地瞪大了眼,没有人在,他不自觉放开了声音,口癖也自然地显露出来。

难道说,那个伊万实际上是个人贩子阿鲁?可是如果是人贩子的话,不可能会这么笨手笨脚地出门阿鲁,再说,店主也确实确认过,他是个……呃,供酒商?总不会在这种常来的地方这么明目张胆。

王耀迅速穿好衣服。

仔细想想的话,那个小孩子也有点不对劲,大家对她的反应都很奇怪。

王耀从口袋里拿出个银质的小戒指,一颗梅花状的红色石头镶于其上,乍一看,倒是有几分像小女生的玩具。

王耀把它勾在小指上,那是林晓梅送他的礼物,那个小时候一直嚷嚷着要嫁给自己的妹妹,现在也长成了阳光可爱的活力少女。

勾上的一刹,那戒指忽地弹出一道线一般粗细的红光,在黑暗中格外醒目,那红光倏地在王耀眼前延伸开来,它拐出门外,在王耀目不能及的领域里穿梭迂回,没有半分钟,王耀的小指一颤,那红光连上了什么。

小辫子也不是白绑的阿鲁!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伊万竖着羊角辫的模样,想笑却又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哼,那可是浪费了妹妹送给我的两个小皮筋!

红光灭去,王耀迈开步子,他依旧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既然不管怎么猜都有问题,还是去亲眼看看吧阿鲁。


评论
热度 ( 20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