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通行禁止】咖啡方糖(1)

*几乎没有校园故事的假校园pa
*大概是又日常,又非常慢热,莫急
*22岁一方,16岁lo
*中篇或长篇预定,希望能坚持下来(捂嘴)
*还好赶上了呜呜呜,我感觉自己脑子不太清醒
*831快乐!我永远爱他们!

一方通行醒得很早。
昨晚他才匆匆忙忙搬到新家里来,尚且不太适应,卧室又恰巧光照充足,凌晨五点阳光大好。
一时间也分不清是被阳光照醒了,还是住得别扭,一方通行揉了揉眼睛,今天是周六,但他还是选择下床。穿好衣服,他打开了卧室门。
“一方通行,早上好。”
闻声望去,右面的人打了个哈欠,语气尽显疲惫。她正从冰箱里拿走一罐一方通行昨天才放进去的咖啡,作为他学校的老师——芳川桔梗,可以说是毫不客气。她是生物方面研究生的老师,同时也是一位研究人员。严格地说,一方通行并不是她的学生,只是近期有了共同的研究项目,他们之间的接触才开始频繁起来。
“又一夜没睡吗?学者可真是辛苦啊。”
“如果你嫌弃做学者,就不会费劲跑来这里了吧。”
没理会一方通行不悦的语气,芳川精神不佳,眼神都是飘的,她漫不经心地打开咖啡罐,猛灌一口,结果呛着了,剧烈咳嗽起来。
“你这口味可真够重的,忆苦思甜?”
“咖啡你还指望能变得甜腻吗?有些东西甜起来可就变难喝了。”一方通行揉了揉太阳穴,“喝别人的饮料,就别给我那么挑剔了。”
“那也希望你不要嫌弃我家的房子哦。虽然不是豪华大宅,但是该有的东西还是一样不落的。”芳川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我的作息很不规律,希望你能早点习惯,没什么事请不要打扰我。”
“我明白,寄人篱下是什么立场,我还是懂的。”
芳川打了个哈欠,“我可不是心情不好就会赶人出门的恶人,互不打扰就行,有什么需要请随意。”
两人随便交谈几句,在一方通行转身准备去洗漱间的时候,芳川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他:
“中午我朋友要过来,要是我睡着了,烦请你开一下门。我们是老交情了,跟她不用客气。”
语罢,芳川又一头钻进了屋子里。
醒都醒了,一方通行也没有再回房睡的打算。洗漱过后,他看时间还早,便拿了芳川一本书来读。芳川虽说是生物系的老师,但一方通行或多或少也能看得到其他领域的书籍,可以说芳川涉猎广泛。
一晃眼就到了九点半,购物中心差不多都开门了。按一方通行的计划,他现在该去购买一些日常用品和衣物。从家里搬出来完全是临时决定,他什么都没带出来,匆匆忙忙就住进了芳川家里。
芳川家也确实宽敞,据说是好友经常借住的缘故,她索性买了一套大房子,可以说得上奢侈。确实,这里除了一方通行和芳川住的屋子,还多出来一间,一方通行昨天去看过,比他现在住的这间要小一些。
随便收拾一下,拿着昨晚芳川给他的备用钥匙,他出门了。
购物中心离这里并不远,一方通行慢悠悠地走过去,大约花了十五分钟。一路上,他暗暗记下周围或许以后会光顾的店铺,倒也不着急时间。
进入购物中心,一方通行先去挑了两套床单被罩,犹豫了一会,又抱了一床毯子。洗漱用品芳川给了套新的,倒是不准备也罢,可一直用对方的寝具总觉得不太好。
晃悠一圈,一方通行又拿了一把梳子,两条毛巾,他的目光扫过眼前亮粉亮黄的水杯,想要找些简约一些的,他往右一瞧,不经意瞥见背后的一个略显矮小的人影。
这人打从他看水杯开始便盯着自己看,见他目光稍稍瞥过来,便立刻高兴地凑过来。
“打扰了,御坂御坂充满诚意地向你请求帮助。”
活泼俏皮的少女音。一方通行回头看去,说话人手里抱着个围裙,看上去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接近齐肩的茶色短发上昂然挺立着一缕呆毛。这人此时正睁大眼睛开心地盯着自己看,眸子里闪闪发光。
“啊?”
虽然比不上膀大腰圆的人让人有恐惧感,但一方通行自认没长着一张好人脸。常年习惯了凶神恶煞吓唬人的他环视了周围一圈,见四周没什么人,这才有些无奈地觉得,这女孩或许是病急乱投医。
虽然得到对方恐吓一般的回答,可女孩既不恐惧也不沮丧,她继续说道,“御坂是跟着黄泉川出来的,可是御坂在挑东西的时候,黄泉川竟然不见了!她一定是迷路了,御坂御坂笃定道。可是御坂是第一次来这里,也不知道要怎么找到她,御坂御坂阐明事情原委,并再次请求你的帮忙。”
一方通行没有想听的意愿,可也不得不听进了耳朵里去。这家伙不知道是为了装可爱还是兴趣使然,一口一个“御坂”,听得人很不爽。而且明明是小鬼自己找不着路了,这话说起来还一套一套的。
一方通行面无表情取走了面前的两只透明玻璃杯,断然拒绝,“不关我事。”
“欸,这么直接地拒绝!御坂御坂自暴自弃地拉住你的购物车。”
比起一方通行堆得老高的行李,女孩手里只抓着一件围裙,他没什么优势。而且想想要和小女孩发生争执……一方通行浑身一阵不自在,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摆了半天的臭脸色,竟然对这家伙一点用都没有。

她还是一副天真又自来熟的蠢样。
似乎是看一方通行半天没有反应,女孩又说道,“还是说你也迷路了?御坂御坂试着做出合理的推测,同时为自己揭人伤疤的行为感到自责。”
话音还没落,女孩就露出了同情的神色。一方通行只感觉烦躁一股一股往胸口上涌,这小鬼气人的本领很有一套。
“既然你这家伙没有迷路,那就去把你要找的人找出来啊?柜台的位置你总知道吧,去那边找工作人员用大喇叭喊一喊就行了。”
“唔……原来是这样!御坂一经提醒,突然想起来了《小朋友安全问题手册》的内容!御坂御坂立刻赶往最近的柜台!”
一方通行还没反应过来,女孩一溜烟就跑远了,只留下“谢谢你”的声音由远及近有力地传了过来。
他松了口气,他没想到那家伙竟然真的知道柜台的位置,不过这对他而言倒是件好事。
《小朋友安全问题手册》又是什么……
脑海里隐隐浮现出违和感,但一方通行没兴趣思考了,他现在只想赶紧买完东西回去。
一方通行加快了购物速度,其实需要的东西也不剩多少了。十五分钟后他叫了辆的士,把东西运到了芳川那里。
到家后已经过了十一点了,芳川仍旧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知道到底是在工作还是睡着了,不过一方通行也没兴趣知道。他把大包小包搬进屋子里,新的衣服寝具都被他塞进洗衣机,其它的也被他拿出来清洗了两遍。
门铃响起的时候后,除了一屋子不知何处安放的购物袋和仍在洗衣机里旋转的衣物,其它大致都已经收拾完毕。
他坐在椅子上还没喘两口气,就又不得不被门铃声催得站了起来,出了卧室门,芳川依然睡得正香,她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老实说,他并不想去做接待客人的工作,他也不适合做,毕竟一方通行无论如何也摆不出热情的笑脸,但是寄人篱下总归得做点什么,况且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话虽如此,他并不打算和对方进行一些无用的寒暄。
于是,他打开了门,紧接着下一秒,他和面前的少女面面相觑,相对无言。
那女孩“啊”了一声。
一方通行则诧异地瞪着眼。同一天里,那缕挺立的呆毛着实让人难以忘怀。
“你就是桔梗说的那个孩子吧,我是芳川的朋友黄泉川爱穗,你好。”
少女身后的女人说话温和自然,她一身随性的运动服,但明显成熟许多。看到她脚边放着不亚于一方通行今天拎回来份量的大包小包,一方通行突然有种不算好的预感。
“是吗。”
没有更多的沟通,他给面前的两个人让开了路。他看着两个人费劲地往屋里提东西,他的身体里忽然涌起一阵疲惫,他无视了两个人,准备钻进自己的屋子里去。
芳川的客人就让芳川自己处理吧。一方通行想着,听芳川的描述,那个芳川的朋友应该对这里比自己熟悉,不用他插手。
可还没等到一方通行打开卧室门,先前那个吵闹的女孩似乎看穿了自己要逃走的意图,她放下手中的行李飞快跑了过来,一把拽住一方通行的胳膊。
一方通行一愣,对方手心的微热的温度简直让他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臂,也根本不管有没有把对方弄疼。
女孩也是一惊,但出乎一方通行意料,对方露出了愧疚的神色,她低下头,不安地绞起手指。
“对不起!之前御坂自顾自地跑掉了,御坂御坂不是故意的,希望你能原谅御坂!”
一堆“御坂”听得一方通行有些喘不过气,而且这有什么值得这小鬼道歉的?
不能简简单单得到原谅似乎在对方的预想之中,于是女孩不自觉地继续阐述“罪行”:“明明你也迷路了,可御坂竟然把你忘了!御坂真是太粗心大意了!御坂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下次御坂一定会带你一起走的!御坂御坂拼命展现自己的歉意!”
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听完对面女孩真情实感的一番话,一方通行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嗯?你迷路了?”
还穿着睡衣的芳川不知何时幽幽出了房间,她打了个哈欠,面带关切地看过来,倒没什么揶揄的意思,但一方通行觉得别扭极了。
“别轻信小鬼的胡话啊。”
“是吗。”芳川似乎不甚在意真相到底如何,她笑眯眯地跟女孩挥挥手打了招呼,随后平淡地告知一方通行,“这是除了你以外的第二个房客。”
一方通行一怔。
“忘了跟你说了,”芳川揉了揉困倦的双眼,十分随意,“现在通知你也还算来得及吧。”
一方通行长长呼出一口气。
完了,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4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