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通行禁止】咖啡方糖(2)

*假的校园pa,真的合住pa
*22岁一方与16岁lo
*不知道能写到啥时候……
*感谢阅读!

一方通行本以为这是一场小型聚会,哪成想半个小时还没到,芳川和那个叫黄泉川的家伙就都急匆匆地退场,只留下他和那个不知名的小鬼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干瞪眼。
他原本准备出去吃他最喜欢的炸鸡,一个人自由自在,也清静得很。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芳川拜托去给这小鬼做饭。
做饭是不可能的,而且这里只有一个黄泉川带过来的电饭煲。最重要的是,一方通行几乎没做过饭,更没有学做饭的理由。
那两个人倒是自在。一方通行不奈地想到临阵脱逃的芳川和黄泉川,前者突然想起了学校还有会议,后者则因为警察的身份一直都处在随时待命的状态,临时任务说来就来。
在他眼中,忙于工作总要比跟小鬼独处好上太多。
“原来你也在这里寄住啊,御坂御坂为该不该把单身女性和单身男性住在同一屋檐下的行为称之为‘同居’而感到烦恼。”
一方通行和女孩坐在沙发上,两人之间有一定的距离,女孩歪了歪头,好奇地看了过来。
“啥?”
一方通行没想到少女一开口就是如此有冲击力的话题,他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眼前傻里傻气的女孩,不屑道,“我对你这种的小鬼可没什么兴趣。”
轻蔑与毫不在意的态度显而易见。女孩听到这话一下瞪大了眼,她一脸愤怒地凑近喊道,“又不是在说御坂的事情!”她指指芳川的卧室所在,又指指一方通行,“御坂明明在试着友好而含蓄地询问情况,御坂御坂抱怨着。”
“而且御坂不是小鬼,御坂的年纪可是和高中生差不多呢!御坂御坂申明道。”
一方通行嫌女孩有些吵,他微微侧头,同时注意到女孩话里隐藏的信息。
和高中生差不多,也就意味着她不是高中生,初中小鬼吗?
但他也没再多想,这家伙到底什么情况他没有深究的必要。
“只是暂时找不到房子住而已,如果发现了合适的地方,我就会搬走。我们之间的关系和房东与房客差不了多少。”
“可是大多数人好像对于非亲人非情侣的男女住在一起这种事,总会抱有异议,御坂御坂一面纠结一面试图总结御坂听说的事实。”
一方通行不悦地回道,“大多数人怎么想关我什么事。”
女孩盯着他看了一会,而后恍然大悟般点头,“你说的也对,人不能总被其他人的想法干扰,要有自己的意志,御坂御坂得出结论。”
一方通行本来没想表达这个意思,听到这话只觉得是小鬼在胡乱引申,可他回过头来仔细想想,却也觉得没什么不对。
“那你一个月房租贵吗?会不会影响正常生活?御坂御坂好奇道。”女孩话题转得很快。
一想到未来还要一起生活很多天,为了避免麻烦,一方通行还是不厌其烦地解释了,“近期比较缺钱,所以先欠着那家伙房租。”
女孩认真地听完,点了点头,“听说你才刚搬进来。一搬进来就拖欠房租呢,御坂御坂感叹你的胆大。”
一方通行咂舌,“你这个拖关系进来的小鬼有资格说我吗?”
听到一方通行语气不爽,女孩想了想,吐舌道,“好像是没有哦,御坂御坂反省道。”
说罢,女孩跳下沙发,她蹬蹬蹬小跑到自己提来的包裹那里,翻腾一会,扯出了什么。一方通行看她两手抓着一大块布欢欢喜喜地跑过来,他觉得有几分眼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那我们吃什么呢?御坂御坂提出了眼前最重要的问题。”
女孩“哗”地在他面前把手里的布展开,一方通行瞄了一眼,仿佛被刺痛了双目一般眯起了眸子。
那是一件熟悉的、亮黄打底的围裙,上面印着一只颜色稍深的小黄鸭,算是简单可爱的款式。可一方通行一想到这小鬼大概是想把这件围裙套在自己身上,他就觉得头皮发麻。
“听黄泉川说这里很少做饭,所以连围裙都没有,于是御坂御坂特地买来了围裙!御坂御坂悄悄赞叹着自己的体贴!”
女孩一副邀功的模样,在他面前把围裙抖了又抖。一方通行无奈,他一把抓过围裙,还没等女孩勾起嘴角笑开,他唰地抖开围裙,直接盖在了少女的头上。
“这里只有电饭煲,根本用不上围裙吧。”
“啊。”女孩闻言连忙顶着围裙回头看去,芳川家的厨房与客厅相连,是开放式的,那里除了水壶,就只能看见一个孤零零的电饭煲。
“那怎么办?御坂御坂变得不知所措。”
一方通行看着女孩呆愣的样子,叹了口气,“收拾收拾东西吧,我带你出去吃。”
“明明缺钱交房租,但是却要出门买饭吃?御坂御坂感到不可置信。”
“不想去就自己煮杯面。”

眼前的店面宽敞明亮,没有金碧辉煌的豪华氛围,也没有精致装修所带来的贵族气质,只是一家简简单单稍有格调的餐厅。
可即使如此,旁边的女孩还是露出了狐疑的表情,显然对一方通行缺钱的处境深表怀疑。
但一方通行没有在意她的反应,而是率先进了餐厅,他没有询问女孩的意见,直接点了两份最便宜的套餐。
总算勉强有了点穷人的样子。女孩默默地想。
女孩不算介意,两人随便找了位置坐下,她左看看右瞧瞧,仿佛对店里的一切充满好奇,女孩两条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看上去心情愉悦。
一方通行忍不住道,“别乱动了,你这家伙是没去过饭店吗?我眼都要晕了。”
女孩停下动作,一脸无辜地看过来,“嗯?难道说你是在一直盯着御坂看吗?御坂御坂疑问道。”
一方通行一顿,她倒是挺会抓重点。
不过如果女孩不说这话,一方通行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别人看了半天了。
他盯着对方看也并非没有理由,一方通行回顾了一下以往的人生,抛开工作需要,他很少和对方说这么多话。他不太明白这是为什么,闲聊在他眼里应该是无意义的,浪费时间又得不到任何好处,可他今天却没有产生一点厌恶的情绪,而且竟然隐隐有些享受。
“御坂确实很少去饭店,御坂御坂开始说明。而且御坂是第一次来这个城市嘛,御坂御坂觉得一切都很新鲜!”
女孩的声音打断了一方通行的思绪,大概是看一方通行半天没有理她,她便自顾自说了起来。
第一次?一方通行思考着问道,“你跟黄泉川不是一个姓,你是她的远亲?”
“不是,”女孩摇了摇头,“御坂是孤儿,是黄泉川收养了御坂,御坂御坂十分感激黄泉川的好意。”
一方通行察觉到了违和之处。芳川和黄泉川是多年好友,并且黄泉川经常到芳川家借住,可黄泉川却有一个高中生年纪的养女,而且“第一次”就代表着……她竟然是近期才来这所城市的?
“不过黄泉川和御坂的年纪差距没有大到要母女相称的地步,黄泉川也不希望御坂叫她妈妈,这样会很显老,御坂御坂提起她今天早上在车上的发表的想法。她说会尊重御坂的意愿,不过御坂御坂觉得这样没什么问题。”
女孩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坦然,可一方通行却越听越糊涂,“今早?你是什么时候被她收养的?”
“唔……”女孩似乎试着回忆,她皱着眉,“手续办了好久记不清了,但是正式确认下来是昨天晚上,然后今天就搬来这里了。”
一方通行看了女孩一眼,直言不讳道,“你至少也有十五六岁了吧,按理说你这个年纪应该不能被收养了。”
女孩听这话沉默了。她低垂着眉,一脸沮丧的样子,和刚才的表现大相径庭,一方通行莫名有些烦躁。
他大约能猜个大概,比较能肯定的是,女孩失去了以前的依靠,所以黄泉川把她带了出来。至于办好的手续,八成是用来让这小鬼安心的借口。不过看样子这家伙还不算蠢,或多或少肯定猜到了点。
但一方通行并不准备出言安慰,一是他觉得自己并没有掌握这项技能,二是他觉得早点面对现实没什么不好。
他本以为彼此之间的气氛会就这么尴尬下去,女孩花了半天时间终于看清了他刻薄的本性。
“御坂也不太清楚,黄泉川懂得多一些。御坂御坂试图解释。”
女孩忽然又开口了,说完她又露出笑容,仿佛对刚才的一切毫不在意。
一方通行有些诧异,女孩和他想象中不太一样。不过他想,女孩是自欺欺人也好,蒙混过关也罢,她总会有自己处理问题的方式。
他觉得自己今天很奇怪,他本可以随随便便对这些对话敷衍了事,可却总是受不了安静似地张口去问。自己一定有哪根筋搭错了。
“你从早上开始就‘御坂御坂’说个不停,那是你的名字?”
“啊,”女孩一愣,慌忙摇头,“不是的不是的,御坂御坂强调道。御坂的名字是最后之作,请多指教!御坂御坂郑重地补充被不小心忘掉的自我介绍。”

和“一方通行”一样奇怪的名字。
虽然没搞明白那一堆“御坂”是怎么回事,一方通行姑且礼尚往来。
“一方通行。”
“欸,欸欸欸——?”最后之作一下被提起了兴趣,她的身体不由地向前倾,靠近一方通行,她两眼放着光,“你的名字和御坂都像代号一样呢,御坂御坂有了惊人大发现!”
一方通行不甚在意道,“毕竟我也是孤儿啊。”
女孩愣了两秒,随后兴奋地感叹道,“御坂和你好像啊!御坂御坂相信这就是缘分!”
一方通行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最后之作在高兴什么,毕竟一般人听到这个信息,第一反应不是怜悯就是轻蔑,他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最后之作的喜悦超出了一方通行能理解的程度,她竟然自己一个人傻呵呵笑个不停,看起来蠢极了。
可怕的是,他看着女孩的笑脸,竟也情不自禁地想要勾起嘴角。
笑容是会传染的,一方通行第一次觉得这种说法有迹可循。
但他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他明白缘分从来都是偶然,是为了达成目的的托辞和借口,一方通行并非什么天真的人。
可当女孩欢呼着迎接套餐上桌的时候,他还是无意识地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浅浅的,或许都很难称之为笑容。
蔬菜汤热气蒸腾,升起一道朦胧的帷帐。
谁也没有看清。

TBC.

请姑娘们一定不要随便跟陌生异性同住!!!这个世界还是很危险的_(:_」∠)_

评论 ( 9 )
热度 ( 14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