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岸

极度低产,慎fo,是个要饭的。
CP几乎都吃无差
头像→绯原町 请勿存图使用

Chocolate and Cherry/cp:通行禁止/情人节贺

“给您的女朋友买一朵玫瑰花吧!”

被点点寒意浸润的下午,太阳躲在云幕后面,偶尔探出几丝光芒,洒下柔和的阳光。

一方通行独自一人走在街上,他闻声低头,那小女孩捧着一大把的玫瑰,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期待地看着自己。她费力地抽出一支,在自己面前晃了晃。

“真抱歉,我没有女朋友。”

看样子只是小孩子打工挣钱罢了。

一方通行没有什么照顾她生意的好心,抬脚就要走,他瞄了一眼满街的粉色,心中隐隐约约记起来,今天好像是什么无聊的情人节……

他侧眸又看到那小女孩眼巴巴的样子。

那身影一瞬间与脑海中茶色头发的女孩重叠,一方通行感到有点头疼,那小鬼大概又要趁这时候胡闹了……这么多年,也还真是坚持不懈。

“那有心仪的女孩子吗?这个时候可是告白的好时机哦!”卖花的小姑娘又凑近了一点,显然没有放弃自己这位客人。

一方通行稍微怔愣了一下,接着便不奈地咂嘴,“情人节是女生送男生礼物吧,这里可是日本。”

言罢,他便转身摆摆手离开,没有理会后面大叫起来的小女孩:

“为自己争取爱情是不分节日的!”

嘁,真无聊。一方通行莫名烦躁起来。

等到夜色稍稍晕染了天际,一方通行才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回到公寓。一个小时前,最后之作给自己打了个电话,要自己去买些日常用品。

“我回来了。”

换好鞋子,一方通行提着东西进屋,屋里亮着灯,厨房那边有跑动的声音响起,一方通行忽然想起,今天似乎只有那小鬼一个人在家。

他抬眼就看到桌子上一个装饰精美的白色小盒子。那小盒子上满是可爱的动物图案,它被红色的丝带绕上,于其一角系成了小巧的蝴蝶结。

一方通行愣了愣。

这时,最后之作忽地大喊着“欢迎回来”从厨房冲出来,但很快,她顿住了动作,顺着一方通行的视线看到了小盒子。

最后之作一下慌乱起来,她“呀”的一声,抓起盒子就藏在了身后。

一方通行放下手里的袋子,狐疑地看向最后之作,只见最后之作立刻向后退去,对着自己满脸不自然的笑意,她打着哈哈朝着房间的方向在自己身边绕了半圈。

“你这小鬼又在乱搞什么?”

一方通行倒也不是对她手里的东西抱有什么好奇心,反正估计这东西今天也会变着法子在自己这里出现。他只是有几分无奈。

“少……少女的秘密!御坂御坂赶忙找借口!”

接着最后之作慌乱地回答,她对着一方通行做了个鬼脸,而后拔腿就跑,一头扎进自己房间,并锁上了门。

一方通行叹了口气。

他到厨房晃悠了一圈,想看看那小鬼到底在折腾些什么,最后却只发现厨房干净得不行。

一方通行有些惊讶,难不成其实只是在打扫厨房?

“喂,小鬼,”他索性放弃了无用的思考,“今天去外面吃吧,黄泉川和芳川两个人都不在,番外个体也出去了……”

一方通行从厨房走出,在沙发上坐下,话刚出口,他忽地想起今晚外面必定满是出双入对的情侣,不觉有些尴尬。

毕竟也不再是当初那个矮个子的小鬼了……

一方通行叹了口气,那小鬼从小时候开始每年都会斗志昂扬地为自己准备情人节礼物,他估摸着她是从御坂网络那里听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不过她本身在这方面就天真得要命,或许只是对童话过分期待罢了。

可是,积年累月,最初的花蕾已绽出娇艳的花朵,昔日的幼女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

像是习惯了的游戏,每一年的今天,她都变着花样给自己惊喜,然后笑嘻嘻道上一声“情人节快乐”,如果自己接受了,她就像胜利了一般开心……年复一年,未曾改变。

情人节啊……

一方通行愣神了许久,猛地发现最后之作一直没应他的话,他又叫了几声,仍然没人搭理,屋内一片安静。

他心下不安起来,起身向那小鬼的房间走去。

一方通行抬手刚要敲门,门却一下开了,他一惊,见最后之作慌慌张张冲出来,她瞄了自己一眼,而后迅速绕过自己,看方向……像是冲着水去了。

一方通行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看那小鬼端起水杯猛灌,他无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得向屋里看去——

在台灯柔和的白色灯光下,一块被咬了一口的巧克力静静地躺在最后之作刚才拿走的盒子里,红色的丝带落在一旁,与巧克力一同,在光芒中现出星星点点温和的光泽。

那巧克力的外观,是最后之作温暖的笑颜。

这样啊。

难怪躲躲藏藏的。

一方通行怔愣了许久。

那小鬼,终于也到了被人追求的年纪了吗……

♡♡♡♡♡♡♡♡♡♡♡♡♡♡♡♡♡♡♡♡♡♡♡♡♡♡♡♡

“唔哦哦哦哦哦!这不是情人节专门为情侣们准备的超浪漫的情侣咖啡厅吗?!!”

眼前的小鬼,两眼放光,四处张望着,一脸兴奋得要死的模样。

“你终于愿意请御坂到这里来啦,虽然有点害羞,不过御坂御坂觉得超~级~幸~福~!!”

“啧。吵死了,小鬼。”不知为何,一方通行下意识松了口气。

屋子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闪烁的霓虹灯和在夜色里微微摇曳的烛火——烛光晚餐,无聊到透顶的戏码,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

火苗跳跃着,映在少女的瞳仁里,闪烁着仿佛幸福的光辉。

把收到的巧克力瞬间忘到脑后……看来那个人,在她心目中也没有那么重要。

一方通行不耐烦地单手撑着脸,切,我为什么要纠结这些啊……

“附近的饭店挤满了人,就只有这里还勉强算清静一点。”眼睛瞄着窗外,一方通行说出了不太像样的理由。

确实,这家店装修极其奢华,价格也高得吓人,一般的情侣是不会选择这样的地方来过情人节的。

而附近的饭店……说挤满了人是假的,喜爱体验新鲜生活的小情侣们,谁会愿意大晚上一直窝在饭店里闷头吃饭。

只是人也不算少罢了。

“对,对不起。御坂御坂垂下头。”

少女本来开心得跟朵花似的,不知为何却一下子蔫了一样,无精打采的,跟刚刚截然不同,一方通行见她双眸里的光彩褪去,目光也躲躲闪闪的……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

?

对不起自己的事……?

一方通行的脑子飞速运转,近期有什么这小鬼能闯的祸?她不是在学校呆得好好的吗?

他突然一愣。

喂喂喂,该不是这小鬼接受了对方的告白,又跟着我来这种地方而感到良心不安吧……

嘁。又不是因为情人节才来这里的,只是外面吵得烦人而已。

一方通行皱起眉。

……果然,还是接受告白了?

最后之作像是犹豫了挺久,才垂着头一脸歉意地小声开口道:“御坂……这次没有情人节礼物给你,明明你带御坂来这么好的地方……御坂御坂感到非常抱歉。”

……哈。

一方通行瞄了最后之作一眼,目光又飘向别处,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所以,只是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

他忽然觉得自己蠢透了,一直胡乱猜想的自己简直像个敏感的小女生,他感到一阵恶心。

不过是没有准备礼物而已……

等等,

没有准备礼物?

一方通行微微一僵,他下意识想到——那个执着了这么久的小鬼,为什么今年却轻易地放弃了?

还是说,为了谁放弃了?

“怎么,终于意识到你那过家家游戏的无聊了?”

“才,才不是过家家游戏呢!御坂御坂反驳道!”最后之作听到一方通行的话立刻浮现出愤怒的表情,“御坂明明每次都有很认真地准备!而且御坂御坂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呵,明明就是个小鬼……”没有看向自己,少女又听到他突然放低了声音,道:“终于玩腻了游戏的小鬼。”

莫名地察觉到了几分难过。

“什么游戏?”最后之作疑惑地皱着眉,“御坂御坂没有在玩什么游戏啊?”

一方通行一愣,他瞥见少女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而后他垂下头,拿叉子戳中盘子里装饰用的樱桃,不由地“啧”了一声。

想问,但是问不出口。

为什么这次没有准备礼物?——可笑极了,明明自己一直在拒绝收到礼物,有什么理由这么去问。

“你怎么了?御坂御坂担心地问道。”

抬眼便瞧见少女满是担忧的眸子,本该藏匿在夜色之中,却反而更加明亮。

少女微微起身凑近自己,“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看起来不太对劲,御坂御坂有些紧张你是不是又瞒着御坂……唔。”

一方通行抬手把叉子上的樱桃塞进最后之作嘴里,然后看着少女呆呆地咬下来,他一脸不耐烦地对着少女的额头轻轻一弹,“少在那自顾自地瞎想。”

少女捂着额头,略不高兴地哼哼几声,她坐回原位,瞧了一方通行几眼,随后又绽开了笑脸,“开动吧开动吧!御坂御坂要吃巧克力蛋糕!”

“小鬼,甜食给我到饭后再吃!”一方通行一把拍掉最后之作伸向蛋糕的手,他叹了口气,把主食端到少女面前。

“话说回来,呆在这里真的没问题吗,”一方通行犹豫着,“啧,话说啊,那个巧克力……我看到了。”

“嗯?”少女心有不甘,她有一下没一下地瞄着那边的巧克力蛋糕,心不在焉地问,“什么巧克力?”

“那块你卧室里用你的样子做的手工粗糙似乎味道也不怎么好看起来极其糟糕下午被你咬过不大不小的一口的巧克力。”

不带停顿地一口气说完,语调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听起来完全和他自己无关,可最后之作知道不是这样。

她傻呆呆地反应了五秒,随后涨红了脸。

“虽,虽然味道真的不太好……但是没有尝过就这样说也太过分了!!御坂御坂痛斥着你这个笨蛋!”少女气愤地站起身来,愤怒的话语冲击着一方通行的耳膜,让他一惊,而后,他愣住了。

如同一桶冰冷的水从头顶直直浇下,一方通行感觉整个人被水浇了个通透,身体变得寒冷,心也随着水流直直沉了下去,他此时僵在那里,眼睛里是少女委屈又愤怒的脸。

为了不相干的家伙向我打抱不平啊……啊,不对,这已经不能说是不相干的家伙了吧……

嘁,明明早就知道了,她的世界会越来越大,到现在我还在不爽些什么啊……

也就是说……我终于,要变成和其他人等同的存在了吗?

“呜~而且御坂也很努力啊!”少女瞪红了眼睛,她搞不清对面的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只知道自己气愤得快要哭出来,“第一次想着不要融化掉现成的巧克力,自己做着试试看,御坂特别特别的认真!而且花了好长时间!这么嘲笑御坂实在是太令人生气了!御坂御坂表示……呜哇,你笑什么!”

最后之作气冲冲地瞪着一方通行,却见对方的神情先是有些迷茫,而后化为了极其诡异的扭曲,在其之后,他竟然笑开了。虽然他很快恢复了平日里的表情,目光也重新投向窗外。

误会,完全是误会。

恐怕是那小鬼做成了巧克力之后,先是把巧克力都包装好,然后到厨房清理时尝到巧克力零碎的部分,小鬼意识到难吃,不好意思给自己,又怕被自己发现后被嘲笑,为此特意把厨房认真地处理了一番。

凭着学园都市的最强大脑,一方通行很快理解了现状,他松了一口气,并情不自禁地产生了些许喜悦之情。

然而那边的小鬼却像是被惹恼了,不满地大吼大叫,一方通行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似乎惹来了麻烦,于是他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说起来为什么自己做的巧克力的图案会是你自己啊,把你吃掉,你想表达什……”话语一顿。

其实他十分清楚小鬼想表达什么,无非是“让我住进你的心里”这样无聊的东西。虽然巧克力最终会到达的是胃,而不是心脏。

他只是想着随口转移一下话题。

但他下意识顿在那里。

太令人误解了。这样的话,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氛围。

昏黄的屋子里烛光摇曳,最后之作愣了愣,随后呼吸一下屏住,脑袋再次开始充血,红润的脸蛋像一颗甜美的苹果。

她手足无措地开口,“御坂才没有这么想过这种事!!才没有这么想过啊啊啊!御坂御坂无比慌乱!御坂只是觉得这样比较可爱而已!怎么会想到那里去!御坂御坂……呜,怎么解释才好啊。”

“啧,吵死了,”气氛有些尴尬,一方通行尝试去制止大呼小叫的少女,却不知该怎么制止,纠结了半晌,只得僵硬地道:“坐下吃饭。”

最后之作犹豫了几秒,还是乖乖坐下,几分钟后她也冷静了许多,虽然整个头因为过于激动还是晕乎乎的。

诶,刚才御坂好像还在生气,因为什么来着……最后之作想了又想也没能记起来,她觉得有些麻烦,最后索性放弃了思考。

她偷偷瞄了一眼淡然地叉起一块肉的一方通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少女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她抱着杯子“咕咚咕咚”喝掉半杯果汁,看着一方通行又把一块肉送进嘴里。

难得的情人节,至今为止御坂都在干什么呀……

“小鬼,别看了,快吃。”目光相对,本来在偷瞄的最后之作一惊,又听到“吃”这个字更是让她差点蹦起来。

啊啊啊……太丢脸了,御坂要淡定,要像个大人一样,大人才不会介意这种事情呢。

一方通行见最后之作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一脸坚定地看向自己的餐盘,而后对准上面的樱桃狠狠插了下去,汁液溢出,叉子与餐盘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叮”。

“巧克力蛋糕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许吃,所以好好地给我吃正餐。”最后之作抬眼,见一方通行又叉住一块肉。

“明明你才是在挑食吧,御坂御坂装出大人的姿态教训你,从开始就在不停地吃肉,根本没有在吃蔬菜。”

“即使是这样,你也不能先吃巧克力蛋糕。”一方通行淡淡地说道。

“才不是这个原因!维生素也要好好地补充才行!”少女将对方的话一脸坚定地否决掉,语罢,最后之作站起身,她挥舞着自己手里的叉子笑嘻嘻地逼近一方通行,叉子上的樱桃在蜡烛下泛着点点光泽。

“御坂的樱桃给你!御坂御坂尝试着进行甜蜜蜜地喂食!”

没有如愿,最后之作猛地伸过来的手臂在一方通行面前被一把抓住。重心不稳,她晃了晃,差点摔在桌子上,“啧。”一方通行赶忙用另一只手扶住她的肩。

两个人的距离因此大大地拉近。一方通行盯着她慌乱之后有些沮丧的脸,忽地叹了口气。

“什么啊,情人节就拿樱桃打发我吗,小鬼。”

少女愣了愣,而就在她晃神的时候,一方通行静默地凑近,在最后之作惊讶的目光中,他的嘴轻轻碰上少女的唇。

无法言说的柔和触感,一方通行轻轻一舔。

少女浑身一个激灵,一方通行松开抓住少女手臂的手,不过另一只手还在支撑着她。他低头,咬下少女叉子上的樱桃。

他有些心不在焉地想,这样的话,以后大概就再也不用担心那些有的没的的了……

那边最后之作呆愣了许久,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她惊讶地瞪大了双眼,“诶诶……这是接吻吗?!!!!!”

她激动地挥舞起手臂,一不小心打翻了烛台,屋子里瞬间化为一片漆黑。

最后之作吓了一跳,立刻停止了动作,四周陷入一片寂静,随着瞳孔的放大,黑暗之中彼此的轮廓一点点清晰。

耳边忽然传来了谁的低语,那是一点也不柔和,却意外地让人心安的声音。

“只说一次啊,笨蛋小鬼……情人节快乐。”

————End.

(´இ皿இ`)发生好多事……心好累,好疲惫´_>`

关于这篇文:
依旧是不会起名字的我~
上一年8月的脑洞,现在才算完成(ノ°ο°)ノ试着写了一方的几种心理活动,可能自我脑补会有些严重……结局有些仓促→望见谅
仅有一年没有送礼物的lo却意外地让一方开窍的故事w~
话说一个这么浅浅的接吻,我竟然感到很羞耻ヽ(´・д・`)ノ

评论 ( 4 )
热度 ( 55 )

© 越岸 | Powered by LOFTER